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藏識 | 神僧濟公圖說——護法斗權臣

        編輯:王華 日期:2020-04-26 20:11

         

        濟公殿第十一幅壁畫——護法斗權臣



          十一、護法斗權臣
          靈隱寺重修大悲樓,臨近竣工之時,秦相府欲蓋閣天樓急需木料。四管家傳秦相諭欲強拆大悲樓,濟公顯神通打惡奴。秦相派兵圍靈隱,拘捕濟公,僧眾遭難,濟公戲耍捕快班頭而醉入相府。



          在濟公的故事中,濟公與秦檜等權臣的交互占了相當大的篇幅。體現了濟公為民請命的正義,也警示了魚肉百姓的權臣家族。

          在整個故事中,濟公給秦檜的兒子秦桓治病的情節最有意思,故事中氣氛活潑有趣,濟公在嬉笑怒罵中將秦家上下罵得啞口無言。為了能給兒子治病,秦檜也只能強忍著心中的憤怒,舔著臉請濟公出手,讓人看得暢快無比。
         
        濟公妙對戲秦檜
         
          宰相秦檜的兒子病了,求道濟和尚診治。濟公對這位朝中佞臣早已心懷不滿,看也不看秦家公子,就大大咧咧地說∶"我和尚得吃飽喝足了,才能瞧病。"

          雖然此時濟公出語魯莽,可為了治兒子的病,秦相生怕怠慢了和尚,只好忍著氣兒屈從,忙吩咐家人設宴招待??墒?,酒足飯飽了,濟公還是只字不提給秦公子瞧病的事,卻要秦相出對湊興解酒。

          秦檜看了看濟公,不屑一顧地問∶"你會對嗎?"濟公傻笑∶"會呀?。⑷会?,漫不經心地昂起頭,噓了口氣,又補上一句∶"略知一點。"

          秦檜接著說∶"既是這樣咱們就對對子,不過要賭個東西。""行!行?。现L長的音調回答。

          秦相又問∶"賭什么呢?"濟公略一沈思,說∶"這樣,我對上了,贏你一萬兩銀子;對不上呢?寺院的大悲樓送給大人?。渲??。

          秦檜聽罷,出一上聯∶幽齊;
          濟公盯著秦檜冷笑一聲,隨即對出下聯∶茅廬。

          秦檜見濟公答對敏捷,對得可以,接著又出一上聯,還是兩個字∶開窗;

          濟公把頭一偏,又是一冷笑,脫口對道∶閉戶。

          濟公仍對答如流。於是,秦相再出一聯∶讀書;
          濟公仍是不假思索,冷冷地一笑,對道∶寫字。

          這時,秦檜提高嗓門,十分肯定地說∶"我這是一句話。"接著,將他前面的出句連起來念道∶幽齊開窗讀書;

          濟公癡望秦檜一眼,又是一聲傻笑,說∶"我這不也是一句話嗎?"遂有聲有色地吟道∶茅廬閉戶寫字。

          秦檜無話可說,就這樣,輸給了小和尚道濟一萬兩銀子。

          秦相不服,不相信就難不倒、贏不了這個蓬頭垢面的和尚。於是,賭著氣說∶"我再出一個拆字對兒,還賭一百兩銀子,怎麼樣?"

          濟公歪著腦袋瓜兒,瞇縫著一雙小眼,嘴里像炸豆子一樣蹦出了兩個字∶"請講。"

          秦檜思索一會兒,出聯曰∶
        酉卒是個醉,目垂是個睡。
        李太白懷抱酒壇在山坡躺,
        不曉他是醉,不曉他是睡;

          濟公端起酒杯一飲而盡,然後朗聲對道∶
        月長是個脹,月半是個胖。
        秦夫人手捧大肚在滿院逛,
        不知她是脹,不知她是胖。

          秦檜聽了濟公的這個答對。連連搖頭擺手,說:"和尚真淘氣!這個不算,我另出一個。"不容濟公爭辯,秦檜又吟一上聯∶
        佛祖解絨縧,捆和尚綁顛僧;

         ?。⒛闱叵嘁饨q縧捆我和尚綁我顛僧嗎?"濟公毫不留情,接口對道∶
        天子抖玉鎖,拿佞臣擒奸相。

          濟公拉出"天子",且"拿"且"擒",物件就是你"佞臣"、"奸相"秦檜,不予寬容。

          秦檜又輸了一萬兩銀子,秦相不得不服了這"瘋和尚",連聲稱贊道∶"真乃奇才?。?/span>

          濟公酒足飯飽了,見秦相對句認輸,才慢慢地站起身,連打了兩飽嗝,又"哈哈"地向上張開兩手伸了個懶腰,足足的把個身子骨兒舒展了一下,然后,才把手一揮,說∶"為秦公子看病去。"

          在濟公的諸多傳說故事中,《大鬧秦相府》最為人所津津樂道。濟公與秦檜對對子,拆字,賽打油詩……最終濟公大獲全勝,秦檜出盡洋相。

          濟公與秦檜智斗,用的也是底層文人最常用的那些文字技巧。而那些惡勢力的代表人物,似乎都是君子,他們不僅樂意耐心地陪一個弱勢對手磨嘴皮子,并且輸了也不會使出強力手段,而是灰頭土臉地自認倒霉。
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
          濟公和秦檜的沖突本來是以修建靈隱寺大悲樓的木材而起的,可當濟公怒打了丞相府管家后事情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        秦檜利用自己的權勢調取殿前司的禁軍和臨安府的衙役捉拿濟公,還把靈隱寺的長老和諸多僧人都抓了,然后,又要派人拆了靈隱寺修了一半的大悲樓。在這種情況下,濟公不得不出面阻止,于是進入了"濟癲醉酒戲秦相"的劇情。整個劇情中除了濟公用法術捉弄秦檜手下,將丞相府弄得一塌糊涂之外,最重要的便是濟公借著裝瘋賣傻冷嘲熱諷秦家上下,將對方罵得啞口無言的情節。

          故事中的濟公是降龍羅漢轉世,有著各種大神通,對付臨安府的衙役和殿前司的禁軍易如反掌。

          在捉拿濟公的過程中,衙役和禁軍們就被濟公弄得哭笑不得,甚至被勒索了不少酒錢。衙役和禁軍們對濟公沒有辦法,只能乖乖的掏錢給濟公買酒喝,否則就完不成秦檜下的命令。

          濟公對這些人的捉弄只是因為對方當秦檜的打手,整個過程點到即止,并沒有下什么狠手。他真正下手的是丞相府的管家和家丁,也包括以廣亮為首的一幫勢利眼。在丞相府審問的過程中,濟公便利用法術讓上述人等替他挨打,弄得秦檜火冒三丈。且看情節描述。

          秦安、秦順、秦志、秦明四個人一看,是個窮苦的和尚。秦安問道:"和尚,你廟有大木?"

          濟公二目一翻,說:"你們四位是哪來的?"四個人說:"我們是秦丞相府派來的。大人堂諭拆大悲樓,修蓋相府花園閣天樓。"

          濟公說:"你們四位是奉你們家里大人的堂諭,來拆大悲樓?"四個人說:"我們家里哪有大人?"濟公道:"你們家連大人都沒有,怨得你們怎么不知事務。你回去告訴你們大人說,就提我和尚說的:他官居首相,位列三臺,調和鼎鼐三公位,遺先燮理陰陽一大臣,理應該行善積福做德,為什么要無故拆毀佛地?你回去告訴他,就提我老人家說的不準?。?/span>

          這幾位管家,哪里聽他這些話,蓋不由己,怒從心上起,氣向膽邊生。秦安說:"好一個無知的和尚。我先打你?。嗥鹨徽?,照定濟公就打。

          濟公往旁一閃道:"你要打?咱們倆外邊來。"秦安站起身到外面跟定和尚,吩咐家人:"給我打和尚?。⑦@些三爺往上一圍,個個揮拳就打,按倒和尚,拳打腳踢,只打的哼聲不止,只聽嚷道:"別打!是我。"那些三爺說:"打的是你。你就不應該。跑到我們這里來送死,你真是太歲頭上動土。"

          正打著呢,只聽那旁秦順出來說:"別打,我聽見聲音不對,瞧瞧再打。了不得啦!和尚在東邊站著呢?。?/span>

          眾家人一看,果然和尚站在那里直笑,再低頭一看,被打的這人正是大都官秦安,渾身是傷。那些家人過來說:"管家,怎么把你老人家打了?"

          秦安說:"你們是公報私仇,叫你們打和尚,你們把我打了。我說是我,你們還說打的是我。好、好、好。"秦志、秦明二人走出來一看,秦安被打的傷痕很重,說:"好,這定是和尚妖術邪法,大家替我去打他?。?/span>

          眾三爺一聽,個個怒目橫眉,齊奔和尚而來。濟公說:"好,善哉善哉。人善有人欺,馬善有人騎。"口中念六字真言:"噯嘛呢叭彌哄,噯敕令。"嚇的那些三爺都打了個寒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摘自《濟公全傳》



          秦檜派人捉拿濟公本身只是為了出口氣,他堂堂大宋朝宰相,自然不能向一個瘋和尚低頭。然而濟公不是普通人,再大的權勢和武力并不能讓其屈服,反倒是他用神通攪得丞相府上下不得安寧。

          不論是秦檜在夢中在地獄見到了受刑的父親,還是家中鬧鬼的事情,都是濟公在利用法術懲治秦檜。這其中最重要的情節便是濟公給秦檜的兒子秦桓治病的故事,靈隱寺和丞相府的矛盾也是通過這個故事解決的。整個過程中濟公利用法術弄得秦桓苦不堪言,秦檜為了兒子也只能忍氣吞聲,這對魚肉百姓的權臣家族起到了警示作用。



          秦檜本來還打算用權勢和濟公斗下去,結果兒子的重病讓他擱置了原來的打算。秦檜請來杭州名醫李懷春,李懷春也對秦桓的病情無可奈何,最終推薦了濟公。

          濟公利用這個機會先讓秦檜釋放了被抓的靈隱寺僧人,然后才出手給秦桓治病。秦桓的病因本就是濟公下咒所致,醫治起來是手到病除的。然而濟公卻故弄玄虛的搞了半天,通過治病過程的冷嘲熱諷大罵秦檜和秦桓,讓讀者感到忍俊不禁。作為大宋宰相秦檜對濟公夾雜在言語中的諷刺和怒罵也沒有辦法,只能站在旁邊陪笑臉。



          那臨安城內有兩位名醫,一位叫指下活人湯萬方,一位叫賽叔和李懷春。家人忙至李懷春家相請。

          李懷春一聽是秦相府,不能不去,隨同家人來至相府門首,去往里回報。秦相心急如火,趕忙吩咐有請。家人帶領李懷春來至里面。秦相見李懷春頭戴四榜逍遙巾,身穿藍袍子大氅,篆底官靴,氣宇軒昂,一表非凡。連忙請到屋中,有人獻上茶來。李懷春給公子秦桓一診脈,便心中納悶。眼瞧他腦袋甚大,看寸關尺六脈十二經,并沒有病。察看多時,不知他腦袋之病,從哪經所得,實在自己無法用藥。方才說:"公子這病,小生才疏學淺,相爺另請高明罷,我實不能治。"

          秦相說:"我怎知道誰是高明?李先生你必知道,給引薦一位。"李懷春心想:"我要治不了,湯二哥也不能治,他治不了的病,我也不能治。除我二人之外,還有誰可引薦?"想罷說:"相爺,我實無人可薦。"秦相一聽真急了,說:"你既不能治我兒的病,又沒人可薦,你今天休想出我這相府?。⒗顟汛阂宦牐海⒅恢詣萘喝耍。⒚腿恍闹幸幌耄海⑽液尾话褲鷰煾杆]來?"想罷說:"相爺,要給公子治病,只有一個人,就是酒醉瘋顛,衣衫不整,恐相爺見怪。"秦相說;"這有何妨,只要他能給我兒治病。"李懷春說:"可是出家人。"秦相說:"不間出家人,只能治病便好。你可說來,快請去?。⒗顟汛赫f:"乃是西湖靈隱寺濟顛。"

          秦相一聽,說:"原來是他呀!現在瘋僧在我東院里鎖著。"李懷春一聽鎖著濟公,心中方才明白:"怪不得他長大頭甕。"秦相趕忙吩咐家人:"去把瘋僧叫來,他要能把我兒的病治好,我放他回廟,免他之罪。"

          家人急忙來到東院空房一看,眾和尚都起來。家人說:"和尚,你這造化大了。"濟公說:"灶火大,費點柴。"家人說:"我家相爺叫你去替公子治病,你能治好了,放你回廟。"和尚說:"你們相爺他把我鎖來,要過堂審我,一叫我就到,叫我和尚給治病,你就說我說的刷了。"家人一聽說:"好,我就照你這話回相爺去。"

          家人就回來,見秦相說:"回相爺呀,我去說丞相叫和尚去治病,他說要過堂審他,一叫就到,叫治病他說刷了。"秦相不懂這句話,問李懷春什么叫刷了。李懷春微然一笑說:"這句話,乃是一句戲言。相爺要叫他治病,須下一請字。"

          秦相疼兒子,說:"好,你等去,就說我請他來治病呢。"家人想:"真是和尚走運。"連忙來至東院,見和尚說:"和尚,真真你的架子太大了,我家相爺叫我來請你治病。"和尚說:"你家相爺安居首相,位列三臺,我和尚同他平日并無往來,他要交結僧道,叫御史言官知道,就把你給參了。"家人一聽說:"好,和尚,你說的好,我去給你報告,見我家大人去。"自己到了西花園之內見了秦相,說:"回相爺,我去到那邊面見和尚。奴才說,大人請他給公子治病。他說大人官居首相,位列三臺,他合大人素無來往,說大人交接僧道,要叫御史言官知道,就把大人給參了。"

          秦相一聞此言,勃然大怒,說:"好大膽的僧人?。⒗顟汛赫f:"相爺不要生氣,要教和尚給公子治病,大人必須親自一往。"秦相見公子滿床亂滾,沒奈何道:"李先生,你要隨我同往。到了那里,看和尚怎樣?"李懷春答應:"是。"隨同秦相到了東府空房院內。秦相咳嗽一聲,謂是叫家人知道我來,你們都要規矩點。果然房中眾家了聽見都站起來,說:"大人來了。"

          濟公說:"眾位,這是狗叫喚。"喻家人連忙止?。海⒉灰f,我家大人來了。"只見秦相同李懷春進來,到了濟公面前。秦相說:"和尚,只因我小兒得了奇怪之病,本閣特來請你治病。"和尚說:"我是被大人拿鎖子鎖來的,并不是請我來治病的。"

          秦相立刻把和尚鏈子撤去了。李懷春說:"師父,你老人家可沒有別的話說了。走罷?。⒑蜕姓f:"李先生,我師父、師兄、師弟都在這里受罪,我哪有心來給人治???"

          秦相聽見,立刻叫把眾僧人都放回廟去罷。眾僧人走了,李懷春說;"師父,你老人家可沒的說了,走罷。"賃公說:"李先生,兵圍靈隱寺,拆毀我廟中大悲樓,我要給人治病。我哪能情愿呀?"秦相知道和尚要把兵撤回來,他也沒有話說,連忙吩咐手下人去傳堂諭:"去把拆樓之人一并撤回,連兵丁也撤回來。"李懷春說:"圣僧,你老人家可沒有話說了,走罷?。?/span>

          濟公說:"走。"站起來說:"行善積福作德,作惡必遭奇禍,貧僧前來度群魔,只怕令人難測。"濟公談笑自若。

          秦相想:"和尚放蕩不拘,真要把我兒的病給治好了,我要不拆他大悲樓,我是被人恥笑,他白打了我的管家,我白把他鎖來。就是他把我兒的病治好了,我也要拆他的大悲樓。"

          濟公在后面哈哈大笑說:"好好,善哉善哉,我和尚唱個歌給大人聽罷:

        皂帽絲絳策一人,一品還嫌小。
        量盡海波濤,人心難忖著。
        翠養翎毛,調難頭上好。
        象養脂育,謂誰腸肉飽。
        干尋鳥道上云霄,是處都經到,
        平地好逍遙,世人知事回頭少。

          濟公一唱山歌,秦相暗暗點頭,知道這和尚甚是明白。一同來至西花園秦桓的書房,聽秦桓在那里咳嗽不止。

          濟公到了屋中一瞧,說:"喲,原來是這么大的腦袋,可了不得?。⒗顟汛郝牶蜕羞@話大吃一驚,心說:"費這大事,把他請來,他若不能治,可就糟了。"秦相也是一驚,連忙問道:"和尚你會治不會治?"和尚說:"會治。不要緊,這是三小號,我連頭號大腦袋都能治。這病有個名,叫大頭甕。"說著話,和尚伸手往兜囊一摸,說:"可了不得了,我把藥丟了?。?/span>

          秦相說:"什么藥?"濟公說:"治大頭甕的藥。"秦相一聽一愣說;"和尚莫非是你來到我這相府,就知道我兒長大頭甕么?"濟公說:"不是。只因有一位王員外,他兒子也得這個病。每逢得這個病,必不是好人,定在外面行兇作惡,搶占少婦長女,才有此病。王員外兒子不法,得了大頭甕,請我去治。我帶了藥剛要去,被相爺派人把我和尚鎖來。我進相府的時候,摸兜子藥還有呢,這時候會沒有了?。?/span>

          秦相吩咐:"爾等快給和尚去找藥?。⒈娂胰艘宦?,說:"和尚,你這藥是丸藥?是面子藥?告訴我們,好找去。"濟顛說:"是顆丸藥,有小米粒大,像瓜皮顏色,也沒有紙包著。"眾家人一聽說:"我去找罷。"

          濟公說:"大人,他這病可有轉,這是小三號,要一轉了大腦袋,就沒法治。"秦相說:"那怎么辦呢?"和尚說:"我得吃飽了再治,要不吃飽了治,越治越冤。"秦相一聽,怕兒子轉冤大頭,趕忙吩咐家人擺酒,在大廳上擺下三桌酒,讓和尚先行奔廳上去吃酒,吃完了再治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摘自《濟公全傳》

          濟公對秦檜說秦桓得的病叫做"大頭甕",發作起來頭大如斗,當頭長到頭號大腦袋的時候便無藥可醫。他說秦桓的病情還比較輕,只是三號小腦袋,用"多磨多羅多波羅散"可以醫治。熟悉濟公故事的人都知道,這藥名和病的名字一看就是濟公隨口編的,臨時拿來忽悠秦檜父子的。秦檜信以為真,按照濟公的藥方派人抓藥,弄了一大碗的紅色漿糊。然后濟公把這碗漿糊刷在秦桓的腦袋上,秦桓的病情立刻好轉了。然后濟公說這種辦法只能治標不能治本。



          秦桓得的病叫"大頭甕",這是濟公在罵秦檜為"冤大頭"。他在秦桓的腦袋上刷紅色的漿糊,這是說秦桓"一腦袋漿糊"。濟公在嬉笑怒罵的過程中對秦檜父子冷嘲熱諷,大罵他們魚肉鄉里的行徑。從側面看也是在抨擊官二代紈绔子弟對民間的危害,他們的所作作為不但危害到社會百姓,也是坑爹的典范。秦桓的所作所為坑的自然是秦檜,那秦檜就成了實實在在的"冤大頭"。

          濟公通過這種方法警告了秦檜,這個故事本身也在警示世人和官員家族方面有著現實意義。



        回解僧饞貴人施筍 觸鐵牛太守伐松

        ——《濟公醉菩提全傳》第十一回

         ?。ɡm前)話說濟顛在棘寧寺,不知不覺過了兩月,看看臘盡,講主舍不得他回去,對濟顛道:"你待到過了年才回去吧?。嵉溃海⑦@卻使不得!長老豈不嗔怪?。⑺靹e了講主,逕回凈慈寺來,走進方丈室中,見了長老拜道:"弟子回來了。"長老道:"你怎不與老僧說知,竟出去了這半年,來去自專,旁人豈不笑我?"濟顛道:"弟子知罪,今后再不敢了?。⒆源嗽谒逻^了年,每日只在禪堂中跟著眾人誦誦經念念佛,混過兩三個月。

          倏忽暮春,天氣睛朗。濟顛忽又想動,來稟長老道:"弟子久不出門,許多朋友恐怕生疏了。今日出去望望,特來稟知,放弟子出去走走。"長老道:"放便放你去,但只好兩三日便要回來?。崙辛?,遂一逕投萬松嶺毛太尉府中來,毛太尉接進去相見,太尉道:"自從太后娘娘到你寺中,不覺又是半年了。那日你弄禪機,打筋斗,我甚為你耽憂愁,恐怕有禍,不期太后娘娘心靈性慧,倒打破了你盤中之謎,反再三的贊嘆。"

          濟顛道:"那是我一時瘋發了,有甚么禪機,感謝佛天保佑,免了這場大禍,又完成了藏殿的功德,故今日特來謝謝太尉。"太尉道:"你來得正好,今日園丁在竹園中掘得些新筍芽兒進來,我見是初出之物,將一半進上朝廷,還留一半在此,待我命庖人煮來,與你嘗嘗新鮮口味可好么?"濟顛道:"好是好,但做和尚的,此時吃它,未免過分?。⑻镜溃海⒐S乃素物,又非葷肴,有何過分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太尉不知,俗語說得好:"一寸二寸官員有分,一尺二尺百姓得吃,若是和尚要吃,直待織壁。"我做和尚的此時吃他,豈不過份?"說得太尉笑將起來,不一時庖人煮了筍,又煮了兩壺酒來排上。濟顛一到口,便吃了大半碗,又是幾碗酒,吃得快活,便說道:"我虧太尉高情,得以嘗新筍,我家長老坐在寺中,夢也還不曾夢見,我且剩幾塊帶回去,與他嘗嘗,也顯得太尉人情。"太尉道:"只是殘剩的,怎好帶去?"遂叫庖人又取了一碗來,用荷葉包好,付與濟顛,濟顛作謝而回。

          剛到山門,首座問道:"你手里包兒,莫非狗肉?"濟顛道:"雖不是狗肉,卻比狗肉更美。"因將包兒往他鼻上一塞,道:"你且聞一聞看?。⑹鬃J做耍他,忙把鼻子掩著躲開,濟顛遂一逕到方丈室來見長老。長老問道:"你為何今日才去便回來?"濟顛道:"因毛太尉留我吃新筍,我見滋味鮮美,因此討了一包來請長老嘗新,故此不曾耽擱。"遂向侍者討了一個盤來,將荷葉包打開,把筍兒傾在盤內,托上來獻給長老。長老道:"物雖微,卻難得一片好心。"遂舉筷吃了好些,贊道:"果然好滋味?。⑹O碌木徒蟹秸墒抑袔讉€侍者分吃了。不一時,眾僧得知,都來討筍吃。

          長老道:"這筍乃道濟帶歸來請我嘗的,只有一節,如何分散眾人?"眾僧道:"這不干長老之事,多是濟顛不是,佛法平等,你既自吃了新筍,又帶來請了長老,難道就不該化些來請請大眾?"濟顛道:"你們只輕易說個化字,殊不知化人東酉,有好些瑣難,我在太尉府中,不知說了多少禪機,方才有得到口,你們坐在家里,白白就夢想吃,也罷!就將這新筍為題,你們眾人做得一首詩出,我吃苦不妨,去化兩擔來請你們罷?。⒈娚犝f做詩,俱默然不語。長老道:"他們如何理會得來,待老僧代他們做一首吧?。⑺煨趴谄哐砸唤^道:

        竹筍初生牛犢角,蕨芽初長小兒籩;
        旋挑野菜炊香飯,便是江南二月天。

          濟顛道:"好詩好詩!但他們要吃筍,怎么倒要師父做詩?今我師既代他們做了,我也推辭不得。"因而屈著指推算道:"今日諒不能有,明日料也還無,挨到后日,還你們兩擔罷?。㈤L老道:"新生物多寡有些就罷,如何論得擔?"濟顛道:"包有!包有?。⒄f罷又自顛耍去了。

          到次日,又到毛太尉府中。太尉問道:"你今日又來,莫非昨日的酒吃得不盡興么?"濟顛道:"倒不為要酒吃,只因昨日承太尉的筍,回去與長老吃了。眾僧看見,都饞哩哩要吃,再三求我來化,我看不過他們咽涎,就一時答應化兩擔與他們,故又來打攪太尉。"太尉笑道:"你這和尚真不曉事,一個才出土的新筍,只能掘些嘗嘗新,怎么論起擔來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只要肯舍,包管園中廣有。太尉若不信,可叫園丁來問便知。"太尉遂叫園丁來問道:"竹園里可曾有發些新筍出來?"園丁稟道:"好叫太尉得知,昨日掘過一寸也不留,今日看時,滿園中遍地密雜雜都攢出頭來,大是怪事。"太尉又驚又喜,便對濟顛道:"今日方透芽,掘起必少,莫若養他一夜,明日還可多得些,也許是因你來為眾僧化緣一場。"濟顛道:"多謝太尉,如此更好。"太尉遂命備酒與他同飲,到晚就留在府中歇了。

          次早起身,太尉同濟顛步入竹園,看那園丁將新長出來的筍,盡數掘起,共有五擔,太尉吩咐叫五個值班的挑了,跟濟公送到寺里去。濟顛謝了太尉,領著這五擔筍回寺來,眾僧在山門前望見,盡皆歡喜,忙來報知長老,長老贊嘆道:"道濟作用果是不凡?。⒉灰粫r濟顛同筍到了,長老叫人收了筍,取出五百文錢,酬勞了送筍的五個人,一面即命煮筍,與合寺僧人同吃了,眾僧俱各歡喜散去不提。

          過了幾日,濟顛在寺,忽想起靈隱寺昌長老已死,不曾去送喪,又聞得是印鐵牛做了長老,不知規矩如何?遂定了主意,要去望望,遂一逕走到靈隱寺,煩侍者通報了。長老想道:"他是個瘋子,一向被昌長老逐出外地,今日又來做甚么?莫非想著舊事,要來纏擾?只不睬他便了。"遂吩咐侍者回報不在,侍者回復了濟顛,濟顛冷笑了一聲,又走到西堂來見小西堂,那小西堂也回說不在;濟顛遂向行童,借了筆硯,去冷泉亭下作詩一首,罵長老道:

        幾百年來靈隱寺,如何卻被鐵牛閑;
        蹄中有漏難耕種,鼻上無穴不受穿。
        道眼豈如驢眼瞎,寺門常似獄門關;
        冷泉有水無鹓鷺,空自留名在世間。

          又做一絕,譏誚西堂道:

        小小庵兒小小窗,小小房兒小小床;
        出入小童并小行,小心服侍小西堂。

          題完將二詩付與行童,逕自回寺,這行童不敢隱瞞,將詩呈與長老,長老大怒道:"這濟顛自恃做得兩首詩,認得幾個朝官,怎敢就如此無禮,將我輕薄,難道我就罷了不成?。⒑藓薜南肓艘粫?,想出一計,那臨安府趙知府是我最相好的,待我寫書去,求他將凈慈寺門外兩傍松樹,俱行砍去,破了他寺里的風水,他長老曉得是濟顛起的禍根,必然驅逐,方泄得我這口惡氣。算計定了,遂寫書去求趙太守不提。

          且說德輝長老這一日正與濟顛同坐,說些閑話,忽門公來報道:"不好了!寺中禍事到了,臨安府趙太爺,親自帶了百十余人,要砍去寺門兩旁松樹?。㈤L老著忙道:"這些松樹,乃一寺風水所關,若砍去,又眼見得這寺就要敗了,如何是好?"濟顛道:"長老休慌,待弟子去見他。"長老道:"我聞得官人十分利害,你須要小心,切不可觸他之怒,否則,便無法解救了。"濟顛道:"我師寬心,萬萬無妨。"遂從從容容走出山門,向著趙太守施禮道:"凈慈寺書記僧道濟參見相公。"太守道:"你就是濟顛么?"濟顛道:"正是?。②w太守道:"聞你善作詩詞,譏誚罵人,我今來伐你寺前的松樹,你也敢作詩譏誚罵我么?"濟顛道:"水腐蟲生,人有可譏誚處方可譏誚之,相公乃一郡福星,百姓受惠,小僧頌德不遑,焉敢譏誚?相公此來若果是伐木,小僧不揣,吟詩一首,敢為草木乞其余生,望相公垂鑒。"趙太守道:"你且念來我聽。"濟顛遂信口吟道:

        亭亭百尺接天高,曾與山僧作故交;
        滿眼枝柯千載茂,可憐刀斧一齊拋。
        窗前不見龍蛇影,屋畔無聞風雨潮;
        最苦早間飛去鶴,晚回難覓舊時巢。

          趙太守聽了濟顛之詩,沉吟了半晌道:"你卻是個有學問的高僧!本府誤聽人言,幾乎造下一重罪孽。"遂命伐樹人盡皆散去,復與濟顛作禮道:"果是好詩,字字動人,此地山環翡翠,屋隱煙霞,大有禪林風味,意欲再求一首佳章,與小官參悟,萬勿吝教?。嵚犃?,遂信口長吟一律道:

        白石嶙嶙接翠嵐,翠嵐深處結茅庵;
        煮茶迎客月當戶,采藥出門云滿藍。
        花被鳥拈疑佛笑,琴為風拂宛禪談;
        今朝偶識東坡老,四大皆空不用參。

          太守聽了,嘆賞不巳,道:"吾師語含宿慧,道現真修,下官有一律奉贈,以博一哂?。⒁嚅L吟一律道:

        不作人間骨肉僧,朗同明月凈同冰;
        閑思吐作詩壇瑞,變相留為法界徵。
        從性入禪誰問法?明心是性不傳燈;
        下根久墮貪嗔夢,今日方欣識上乘。

          濟顛聽了,再三感謝,遂邀太守入寺獻齋,太守欣然齋罷,方才別去。

          長老見太守去了,方對眾僧道:"今日若非濟顛,這些松樹危矣!快叫人請他來謝。"

          誰知這濟顛誠恐驚動,早已自脫身去閑走,剛走到長橋,忽看見賣面果的王公門上貼著訃書,吃了一驚,忙走入去,只見王婆正坐在棺材邊哭,看見了濟顛,方說道:"阿公平日與你相好,后日出殯,請你下火,說兩句禪機,令他往生西方,也見你的情分。"

          濟顛道:"既要我下火,到后日準說罷,便走去長橋上閑坐,只見賣蘿卜的沈一,挑著空擔走來,看見濟顛坐在橋上,便道:"多時要請師父吃一壺,苦無機會,今日有緣,倒撞著師父閑坐,我又無事,同去酒店里吃一碗如何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甚好?。⒍怂熳呷刖频曜?,沈一忙叫店家取酒來倒,濟顛一連吃了幾碗,吃得爽快,看了沈一道:"難得你一片好心請我,我自有話對你說,不知你肯聽否?"沈一道:"師父定是好話,且請說來,小人焉有不聽的理?"不知那濟顛說出甚么話來,待續。



        編輯 | 妙蓮
        責編|慧容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