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藏識 | 神僧濟公圖說——古井運木

        編輯:王華 日期:2020-04-28 21:27

         

        濟公殿第十三幅壁畫——古井運木



          十三、古井運木

          濟公移錫凈慈,凈慈寺院遭火,方丈命濟公募化木材重建大殿。濟公醉后,一筋斗便至蜀中,化得木材,順著長江至東海再漂進錢塘江,遇阻。濟公便施妙法,將木材從寺內醒心井中運出。


         
          濟公留下眾多神奇事跡,人們最熟知的應該是古井運木的故事。
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
          凈慈寺系954年吳越王為高僧永明禪師而建,原名永明禪院,是西湖四大叢林寺院之一。寺前原有一口大鐘,每到傍晚,鐘聲在蒼煙暮靄中回蕩,便將人帶入玉屏青嶂暮煙飛,紺殿鐘聲落翠微的意境之中。南屏晚鐘與雷峰夕照隔路相對,塔影鐘聲組成了西湖十景中兩處最迷人的晚景。寺內有有一口古井,因傳說濟公從井底運出建寺木材,引得無數游人觀賞。



        古井運木的故事

        有偈云:
        無名一點起逡巡,大廈千間盡作塵。
        非是我佛不靈感,故要樓臺一度新。

          火神進廟
          傳說陰歷六月甘三是火神的生日。這一年六月甘三,是一個赤日炎炎的大熱天,到南屏山凈慈寺來燒香拜佛的人比往常多,大家燒香磕頭,求火神不要降火災,保佑大家四季平安。

          到快吃午飯的辰光,凈慈寺山門外來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兒。這姑娘穿一身紅綢衣裙,手撐一把小陽傘,一雙烏溜溜的眼睛東張西望,慌里慌張地就象有人在后邊追著她似的。



          濟顛阻攔
          這時,濟顛和尚正住在凈慈寺里哩。不早不晚,恰恰這個時候,他從鑊灶間里沖出來,一手拿著一根竹棒兒,也不說話,伸開兩臂攔住山門,不讓那姑娘進來。那姑娘往東鉆,濟顛就向東攔:那姑娘向西竄,濟顛便往西擋。弄得那姑娘面紅耳赤,滿臉都是汗珠兒,一些燒香拜佛的人見濟顛竟在大庭廣眾中調排婦女,就都哄了起來。

          當家老方丈聽到外面喧嚷得很厲害,扶著拐棍慌忙從里面趕出來,見濟顛這樣胡鬧,便大聲喝道:

          "濟顛,你象不象個出家人?還不給我走開!"

          濟顛扭過頭來,笑嘻嘻地問老方丈道:"師父呀,你說說看,是有寺好還是沒寺好?"

          老方丈把話音聽岔了,沒理會他的意思,就罵濟顛道:"多嘴,我們出家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當然是'沒事'好羅!"

          濟顛嘆口氣道:"師父呀,等到'沒有寺'了,你不要后悔呢!"

          老方丈聽也不聽,就拿拐棍兒敲濟顛說:"'沒有事',我正巴勿得哩!你少在這里啰嗦,快給我走開!快給我走開!"

          濟顛見當家老方丈這么一說,就把兩根竹棒兒往胳肢窩下一夾,獨自走開了。

          那穿紅衣裙的姑娘剛走進大雄寶殿,往人群中三擠兩擠就不見啦。

          這辰光,忽地刮起一陣大風,有只紅蜘蛛從大殿正梁上掛下來,不偏不斜,正好落在點著的燭火上。只聽,"呼"的一聲,燭火四射,大殿里立刻著起火來。風助火勢,火借風威,一霎時就把個金碧輝煌的凈慈寺燒成了一片火海。

          許多香客跟和尚東逃西躲沒處藏身,看看只有殿后那一間柴房沒燒著,大家就你推我擠地往那里奔去。推開門一看,呀,只見濟顛翹起兩條腿,躺在草堆上困得正香甜哩。大家七手八腳地去推他,濟顛揉揉眼皮翻個身,迷迷糊糊他說:

          "莫吵,莫吵!你們吵渺啥呀?"
          大家把他拖起來,大聲說:"火都燒著眉毛啦,你還在困大覺哩!"

          濟顛也不回答,只嘻嘻地朝大伙兒憨笑。老方丈一見也火了,說道:"寺院燒掉了,人家哭都來不及,你還樂哩!"

          濟顛說:"哈哈!這就要問師父啦!"
          老方丈聽了,摸不著頭腦,就問濟顛是怎么一回事。濟顛這才說明:

          "剛才那穿紅衣裙的姑娘是火神變化的,她今天午時三刻要來燒凈慈寺,我不放她進來,想耽誤過時刻,這火便燒不成啦。"

          老方丈聽了著急道:"哎呀呀,我怎么知道,那你為啥不早點說呀?"
          濟顛說道:"還怨我不早說呢?我攔也攔了!大家都轟我,剛才我還問師父,師父不是說'沒寺'好么?哼,你不是還拿拐棍兒敲我嘛!"

          老方丈這時才弄懂:原來自己一時心急,把話音都聽錯了。真是又慚海又傷心,忍著眼淚說:"咳!我還當你說的是事情的'事'哩,要知道是寺院的'寺',怎么會說,多一寺不如少一寺'呢?唉!--"



          濟顛討酒
          自從凈慈寺被火燒光,寺里兩三百個和尚沒處落腳:老方丈更傷心,急得成天長吁短嘆,捶胸頓足:只有濟顛,卻像沒事人似的,仍舊拖著破蒲鞋,搖著扇兒,跑前跑后,嘻嘻哈哈。

          這天,老方丈對濟顛說:"濟顛,寺院燒成這個樣子,你一點也不難過么?"濟顛說:"燒都燒光了,難過有啥用場?再蓋座新的好啦。"老方丈說:"唉,蓋座寺院談何容易,要多少木頭!一時到什么地方去募化呀?"濟顛聽了,哈哈大笑,說道:"師父,這你不用愁了,一切都包在我身上。"

          老方丈聽了,心里想:莫看濟顛平時瘋瘋癲癲,到緊要關頭,他卻聰慧過人。前番怪我沒有弄懂他的意思,燒了凈慈寺。這次說不定他能募化到這許多木頭哩。于是點點頭,說道:"濟顛,建這大寺的木頭,你就去化個善緣吧!"

          濟顛聽了,笑道:"這我一定從命,只是我餓了!師父請請我才對呀。"老方丈嘆口氣道:"只要你能化到木頭,吃什么我都替你辦到。"濟顛聽了,趕忙說:"說了算數。你就給我一壇老酒,兩只狗腿好了。"

          當下,老方丈差人買來一壇老酒,兩只狗腿送給濟顛。濟顛笑得眼睛瞇成一絲縫,一手捧酒,一手拿肉,大喝大嚼了起來。等到狗肉吃光,酒壇底朝天,已是醉醺醺的了,就對老方丈說:"師父,我去化木頭啦,三天內,我把木頭都化來,你等著吧。我去啦!"說完,便一個斤斗翻進酒壇里——不見了。



          濟顛化緣
          濟顛這一斤斗,一下就翻到四川。他來到一家大鄉紳門口,一股勁地敲木魚兒。那鄉紳聽見門外木魚響個不停,就出來問道:"和尚,你從哪里來的呀?"濟顛回答說:"我從杭州西湖凈慈寺來的。"

          那鄉紳聽了點點頭道:"好遠的路呀。你到我門口來敲木魚做啥?"濟顛說:"因為我們寺院被天火燒了,知道你的山上有的是大木,特地趕來向你募化一些木頭去蓋寺院。"

          那鄉紳問道:"你要多少木頭呢?"濟顛聽了,敲著木魚念道:"少不成,多不要,不多也不少,喏喏喏,袈裟蓋,袈裟包,蓋住包住就夠了,就夠了!"

          那鄉紳一看濟顛那件破得像絲瓜筋一般的袈裟,心里不禁暗暗好笑:哦,原來是個瘋和尚呀!這件袈裟連枝樹椏兒也包不了,我樂得做個善人吧。便滿口應承下來。

          濟顛道聲謝,忙從身上脫下袈裟,朝一座山頭拋去。只見那袈裟隨風長,隨風大,一下子把整個山頭都罩住了。那鄉紳驚得目瞪口呆,做夢也沒想到這瘋和尚竟有這樣大的法力呀!不過自己已經有話在前,不好翻悔了。


         


          濟顛運木
          濟顛在山上挑選了一百株大樹,砍了下來,順著長江水放到東海,再漂進錢塘江。江上把關卡的見了,攔住木筏要抽稅。

          濟顛說:"這錢塘江又不是你家的,憑什么要抽我稅?"把關卡的就說:"和尚呀,山是皇上的山,水是皇上的水,隨便什么貨物經過水面上都規定要抽稅。"

          濟顛聽了,笑嘻嘻地問:"哦,原來如此!從水面上過要抽稅,那么從水底下過要不要抽稅呢?"把關卡的聽到這瘋話也樂了,就哈哈大笑道:"和尚,木頭只會浮不能沉,你若有本事叫木頭沉到水底去,我就不抽你的稅!"

          話音才落,只見濟顛雙腳在木筏上用力一頓,"忽"的一下子,就連人帶木筏一齊沉到江底去啦。把那個把關卡的嚇得連滾帶爬,喊爺叫娘地逃走了。
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
          凈慈寺醒心井
          凈慈寺里的和尚,等了一天不見濟顛回來,再等一天還不見濟顛回來,一直等到第三天晌午,當家老方丈有點發急啦。猛不防濟顛從外面奔了進來,大叫大嚷道:"木頭到啦!木頭到啦!"

          方丈慌忙出來,朝南屏大路上看看,什么也沒有,還愣著哩!只見濟顛一把拉住他的手,大聲叫道"師父師父,快跟我來!快跟我來!"

          他們三腳兩步奔到伙房前面那口"醒心井"的旁邊。老方丈朝井內一看,嗨!果然有根又粗又大的木頭,在水面上一冒一冒的,高興極啦,忙叫一些和尚在井上搭架子,安上轆轤吊木頭。

          這一來,轟動了所有和尚,大家一齊動手,沒一刻,搭好吊木架子。他們吊呀,吊呀,吊起一根又一根,吊起一根又一根,整整吊了兩天,一直吊到第九十九根大木頭時,不知是哪一個木匠說了聲:"夠啦!"被他這么一說,井里的那根木頭就擱住啦,再也吊不動。這么一來,在造凈慈寺時,大家量來算去,就少這么一根正梁。

          后來凈慈寺的正梁,是濟顛用刨花和木屑捏成的,有點兒凹凹凸凸,跟別的寺院正梁很不相同。

          "醒心井"因為曾經是運過木頭,后來人們便叫它為"運木古井"。那根吊不上來的木頭,許多年來,還擱在井里面哩。




        回榜文叩閽驚天子 酒令參禪動宰官

        ——《濟公醉菩提全傳》第十四回

         
          話說松長老又買酒來請濟顛吃得醉了,十分快活,便提起筆來寫道:

        伏以大千世界,不聞盡變于滄桑;
        無量佛田,到底尚存于天地。
        雖祝融不道,肆一時之惡;
        風伯無知,助三昧之威。
        掃法相,還太虛;
        毀金碧,成焦土。
        遂令東土凡愚,不知西來微妙。
        斷絕皈依路,豈獨減湖上之十方?
        不開方便門,實乃缺域中之一教。

        即人心有佛,不礙真修;
        恐俗眼無珠,必須見象。
        是以重思積累,造寶塔于九層;
        再想修為,塑金身于丈六。
        幸遺基尚在,非比開創之難;
        大眾猶存,不費招尋之力。
        倘邀天之幸,自不日而成。
        然工興土木,非布施金錢不可;
        力在布施,必如大檀越方成。

        故今下求眾姓,益思感動人心;
        上叩九閽,直欲叫通天耳。
        希一人發心,冀萬民效力。
        財聚如恒河之沙,功成如法輪之轉。
        則鐘鼓復震于虛空,香火重光于先帝。
        自此億萬千年,莊嚴不朽如金剛,
        天人神鬼,功德長銘于鐵塔。
        ——謹榜

          長老看見濟顛做的榜文,精深微妙,大有感通,不勝之喜,答應作為凈慈寺住持,并隨即叫人端端莊莊寫了募緣榜文,高掛于山門之上,過往之人看了,無不贊美。

          不多時,哄動了合城的富貴人家,都來看榜,多有發心樂助,也有銀錢,也有米,也有布的,日日有人送來。長老歡喜道:"人情如此,大概本寺有可興之機矣?。?/span>

          濟顛道:"這些小布施,只可熱鬧山門,干得甚事?過兩日少不得有上千萬的大施主,方好動工。"長老道:"勸人布施,只好聚少成多,怎說上千上萬的?"

          濟顛笑道:"小施主的自然聚少成多,若遇著大施主,非上千上萬,他也自開不得口,自出不得手,少不得有的來。"長老道:"若能如此更好。"

          又過兩日,濟顛忽走入方丈室,對長老道:"可將山門前的榜文,叫人用上好的錦箋,端端楷楷的寫下一張來。"

          長老道:"榜文掛在山門前,人人看見,又抄寫它何用?"濟顛道:"只怕有不肯親自出門之人,要來討看,快叫人去寫,遲了恐寫不及?。?/span>

          長老見濟顛說話有因,只得叫人取出一幅錦箋去寫,剛才寫完,只見管山門的香火,急忙忙的進來報道:"山門外有一位李太尉,騎著馬要請長老出來說話?。?/span>

          長老聽了,慌忙走出山門,躬身迎接道:"不知大人降臨,有失遠迎,請到里面用茶。"那太尉見了長老,方跳下馬來答禮道:"茶倒也不消用,但請問你山門前這榜文,是幾時掛起的?"長老道:"是初三掛起,今已七日了。"

          太尉道:"當今皇爺昨夜三更時分,夢見身游西湖之上,親眼見諸佛菩薩,俱露處于凈慈寺中,看見山門前一道榜文,字字放光,又見榜文內有上叩九閽之句,醒來記憶不清,不知果是有無?故特差下官來看,不道山門前果有此榜文,果有此叩閽之句,大是奇事,下官空手不便回音,煩長老可將榜文另錄一道,以便歸呈圣覽。"

          長老隨命侍者,將預寫下的錦箋,雙手獻上道:"貧僧已錄成在此伺候久矣?。⑻鞠驳溃海⒃瓉砝蠋熡星爸?,下官奏知皇爺,定有好音?。⒄f罷就匆匆上馬而去。長老見內臣來抄榜文,說出天子夢中之事,知道濟顛不是凡人,正待進來謝他,不知他瘋瘋顛顛,又往何處去了。

          次日只見李太尉帶領多人,押著三萬貫到寺來說:"皇爺看了榜文,卻是與夢中所見一樣,甚稱我佛靈感,又見有叫通天耳之句,十分歡喜。故慨然布施三萬貫,完成勝事,叫下官押送前來,你們可點明收了,我好回旨。"長老見了不勝大喜,因率合寺五百僧人,焚香點燭,望闕謝了圣恩,查收了寶鈔。然后請李太尉獻齋,齋罷,李太尉自去覆旨,不提。

          長老因有了三萬貫寶鈔,一時充足,遂擇了一個吉日,做了一壇佛事,一面叫人采買木料,一面叫人去買磚瓦,一面招聚各色匠人,興起工來,寺里自有了天子夢看榜,文賜鈔這番舉動,傳將開去,那各州府縣官貴財主,以及商賈庶人,無個不來,一時錢糧廣有;但只恨臨安山中買不出為梁為棟的大木頭來。

          松長老甚是不快,與濟顛商量道:"匠人說要此等大木,除非四川方有,四川去此甚遠,莫說無人去買,就買了也難載來,卻如何是好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既有心做事,天也叫通了,四川雖遠,不過只在地下,畢竟要用,苦我不著,讓我去化些來就是了。但是路遠,要吃個大醉方好?。?/span>

          長老聽了,又驚又喜道:"你莫非取笑么?"濟顛道:"別人面前好取笑,長老面前怎敢取笑?"長老道:"既是這等說,果是真了。"忙吩咐侍者去買上好的美酒,絕精的佳肴來,盡著濟顛受用,濟顛見美酒精肴,又是長老請他,心下十分快活,一碗不罷,兩碗不休,一剎時就有二三十碗,直吃得眼都瞪了,身子都軟了,竟如死了一般,坐將下來,長老與他說話,他都昏昏不知,因此吩咐侍者道:"濟公今日醉得人事不知,料走不去,你們可扶他去睡罷?。?/span>

          侍者領命,一個也攙不起,兩個也扶不動,沒奈何只得四個人連椅子了抬到后邊禪床上,放他睡下,這一睡直睡了一日一夜,也不見起來。眾僧疑他醉死了,卻又渾身溫暖,鼻息調和,及要叫他起來,卻又叫他不醒,監寺走來埋怨長老道:"四川路遙,濟顛一人如何能夠走去化緣,他滿口應承,不過是要騙酒吃。今長老信他胡言,醉得不死不活,睡了一日一夜,還不起來,若要他到四川去,恐怕不知何時?。㈤L老道:"濟公既應承了,必有個主意,他怎好騙我,今睡不起,想是酒吃多了,且待他醒起來,再作道理。"監寺見長老回護,不敢再言。

          又過了一日,濟公只是酣酣熟睡,又不起來。監寺著了急,又同了首座來見長老道:"濟顛一連睡兩日兩夜,叫又叫不醒,扶又扶不起,莫非醉傷了肺腑,可要請個醫生來與他藥吃。"長老道:"不消你著急,他自會起來。"監寺與首座被長老拂了幾句,因對眾僧說道:"長老明明被濟顛騙了,卻不認識,只叫等他醒來。醒起來時,也不能到四川去化大木,好笑!好笑?。?/span>

          卻說濟顛睡到了第三日,忽然一轂轆子爬了起來,大叫道:"大木來了!快吩咐匠人搭起鷹架來扯?。⒈娚犚姸夹Φ男?,說的說道:"濟顛騙長老的酒吃,醉了三日尚然不醒,還說夢話,發瘋顛哩?。?/span>

          濟顛叫了半晌,見沒人理他,只得走進方丈室來見長老道:"寺里這些和尚,盡是懶惰,弟子費了許多心機力氣,化得大木來,只叫他們吩咐匠工搭鷹架去扯,卻全然不理。"長老聽了,也似信不信的問道:"你這大木是那里化的?"濟顛道:"是四川山中的。"長老道:"既化了卻從那里來?"濟顛道:"弟子想大木路遠,若從江湖來,恐怕費力,故就便往海上來了。"

          長老道:"若從海里來,必從亹子門到錢塘江上岸,你怎么用鷹架來扯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許多大木,若從錢塘江搬來,須費多少人工,弟子見大殿前的醒心井,與海相通;故將大木都運到井底下來了,所以要搭鷹架。"

          監寺稟上長老道:"師父不要信他亂講,他吃醉了睡了三日,又不曾出門,那里得甚大木來,又要搭鷹架費人工?"長老喝道:"叫你去搭便去了,怎有許多閑話?。⒈O寺見長老發怒,方不敢再言,只得退出,叫匠工在醒心井上搭起一座大鷹架,四面俱是轉輪,以收繩索。繩索上俱掛著勾子,準備扯木。眾匠工人搭完了鷹架,走近井邊一看,只見滿滿的一井清水,那里有個木頭?都笑將起來道:"濟顛說癡話是慣了的,也罷了,怎么長老也癡起來?"

          監寺連忙走來稟長老道:"鷹架俱已搭完,井中只有水,不知扯些甚么?"長老問濟顛道:"不知大木幾時方到?"濟顛道:"也只在三五日中,長老若是要緊,須再買一壹酒,我有酒吃,明日就到。"長老道:"要吃酒何難?。⒓捶愿朗陶哔I了兩瓶酒,請他受用。濟顛也不問長短,吃得稀泥亂醉,又去睡了。長老到底有些見識,也還耐著,那些眾僧看見,便三個一攢,五個一簇,說個不停,笑個不休。

          不期到了次日,天才微明,濟顛早爬起來,滿寺大叫道:"大木來了!大木來了!快叫工匠來扯?。⒈娚犃?,只道是濟顛發瘋,沒個來理睬他,濟顛遂走入方丈室,報知長老道:"大木已到井了,請長老去拜受?。?/span>

          長老大喜,連忙著了袈裟,親走到草殿上,與眾匠工佛前禮拜了,然后喚監寺糾集眾匠工,到井邊來扯木。監寺也只付之一笑,但是長老吩咐,不敢不來。及到了井邊一看,那有個木頭的影兒?監寺要取笑長老,也不說有無,但請長老自看;長老走到井邊低頭一看,只見井水中間果然露出一二尺長的一段木頭在水外。長老看見滿心歡喜,又要了一張氈條,對著井拜了四拜,拜完,對著濟顛說道:"濟公真是難為你了?。?/span>

          濟顛道:"佛家之事,怎說難為?但只可恨這班和尚,看看木頭,叫他請人工扯扯,為何尚不肯動手?"長老叫監寺道:"大木已到,為何還不動手?"監寺慢慢地走到井邊,再一看時,忽見一段木頭高出水面,方吃了一驚,暗里想道:"濟顛的神通,真不可思議矣?。⒚γ彻は迪氯?,將繩上的勾子,勾在木上,然后命匠工在轉輪上扯將上來,扯起來的木頭,都有五六尺,圍圓七八丈長短,扯了一株,又是一株冒出頭來。長老向濟顛問道:"這大木有多少顆數?"濟顛道:"長老不要問,只叫匠人來算一算,要用多少,只管取,若夠用了,就罷,也不可浪費。"長老因叫匠人估計,那幾顆為梁,那幾顆為柱,到六七十顆,匠人道:"已夠用了。"只說得一聲夠了,井中便沒得再冒起來了,合寺僧眾皆驚以為神。這凈慈寺自有了這些大木,不一二年間,殿宇樓臺,僧房方丈,已造就得齊齊整整,比從前更覺輝煌。

          這一日,濟顛正在雷鋒塔下水云間中,同常長老兩個吃酒,忽見寺里的火工尋著來道:"長老叫我尋你吃酒,快去快去。"濟顛聽是長老尋他,遂別了常長老,忙忙回寺,來見長老道:"火工說長老呼喚弟子,不知有何法旨?"長老道:"我見寺院已次第將成,心下稍安,故買酒請你,不道你已吃了酒來,不知你還吃得下否?"

          濟顛笑道:"我聞昔日孔圣人有言:"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。"我前日已為佛家添了兩句道:"酒不厭多,吃不厭醉。"有便即請拿來,怎么吃不下?"長老聽了大喜道:"酒尚未飲,早已參破真禪,妙妙妙?。⒔惺陶呷〕鼍苼?,濟顛見了酒,就像未曾吃過的,拿上手甜甜蜜蜜,又是十余碗,一面吃,一面說道:"寺中多虧請得長老來作主,叫我相幫,今已成個模樣,只有兩廊影壁,尚未曾畫,是個未了,弟子放心不下。"

          長老道:"你既放心不下,何不再化一個顯宦,成全了也好。"濟顛道:"長老可叫個監寺取出緣簿來查查,看臨安顯宦還有何人,不曾布施?"監寺查來查去,只有新任王巡撫,未曾布施。濟顛道:"未曾布施,等我去化他,必要他喜舍三千貫,為畫壁之用,方才饒他。"

          長老聽說,皺著眉搖頭道:"這官萬萬不可去纏他,不但不肯布施,只怕還要惹出禍來。"濟顛問道:"這是為何?"長老道:"你還不知,我聞得此官,原是個窮秀才,未得第時,常到寺院里投齋,每每被僧人躲避,不供齋飯,及戲侮他,他所以大恨和尚,曾怒題寺壁道:"遇客頭如鱉,逢齋項似鵝。"這等懷恨,去化他何益?"濟顛道:"不妨事,他偏懷嗔,我偏要去化他?。?/span>

          眾僧勸不住,濟顛竟帶著酒興,瘋瘋顛顛,一逕走到巡撫府前,遠遠立在宣化橋上,探頭探腦的張望,卻值王巡撫坐在廳上,看見了大怒道:"我一個憲府,甚么僧人竟敢這等大膽,在此探望?"遂吩咐衙役:"捉他進來?。⒛侨膫€衙役領命,一齊走到橋上,將濟顛一把捉住,到廳上跪下。

          巡撫拍案大罵道:"你這和尚怎敢大膽,立在我府前外橋上探頭探腦的張望?"濟顛道:"大人的衙門外,大家可以站,為何只有我不可在衙門外站一站?"巡撫拍桌罵道:"大膽?。嵉溃海⒃趺??我這一站就是大膽?"巡撫道:"你還強辯!別人稍站便走,而你這丐和尚不僅站了半天不走,還探頭向內張望,難道這不是大膽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小僧因要求見相公,怕無人肯通報,故不得已在此張望。"巡撫道:"你有何事要來見我?"濟顛道:"聞知相公惱和尚,故特來解釋?。⒀矒岬溃海⒛愫斡芍覑篮蜕?,你又有些甚么解釋?"濟顛道:"小僧也不敢解釋,只有一節因緣,說與相公,求相公自省。"

          巡撫道:"你且說來,說得好,免你責罰,說得不好,加倍用刑?。嵉溃海⑽羧仗K東坡與秦少游、黃魯直、佛印禪師,四人共飲,東坡行下了一令,要大家作對子助興,作對子的重點:前面一句是要一件落地無聲之物,中間二句是要有兩個古人,最后要結詩二句,要說得有情有理,又要貫串,如不能者罰。"那時旁邊看的人,都替濟顛耽憂。

          濟顛卻不慌不忙的,屈著指頭道,相公聽著:

        蘇東坡說道:
        筆毫落地無聲,抬頭見管仲,
        管仲問鮑叔,因何不種竹?
        鮑叔曰:
        只須兩三竿,清風自然足。

        秦少游說道:
        雪花落地無聲,抬頭見白起,
        白起問廉頗,如何不養鵝?
        廉頗曰:
        白毛鋪綠水,紅掌戲清波。

        黃魯直說道:
        蛀屑落地無聲,抬頭看孔子,
        孔子問顏回,因何不種梅?
        顏回曰:
        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開。

        佛印禪師說道:
        天花落地無聲,抬頭見寶光,
        寶光問維摩,僧行近如何?
        維摩曰:
        遇客頭如鱉,逢齋項似鵝。

          王巡撫聽了,打動當年心事,忍不住大笑起來道:"妙語參禪,大有可思!且問你是那寺僧人?叫甚名字?"

          濟顛道:"小僧乃凈慈寺書記,法名道濟的便是。"王巡撫大喜道:"原來就是做榜文,叫通天耳的濟書記,果是名下無虛,快請起來相見?。?/span>

          重新相見過,就邀入后廳,命人整酒相留,巡撫親陪,二人吃到投機處,濟顛方說道:"敝寺因遭風火,今蒙圣主并宰官之力,重建一新,惟有兩廊影壁未完,要求相公慨然樂助。"巡撫道:"下官到任未久,恐不能多,既濟師來募,自然有助。"

          因天色已晚,就留濟顛宿了。到次早便整辦俸鈔三千貫,叫人押著,送到凈慈寺來,濟顛方謝別巡撫,一同回寺,不知后事如何?待續。



        編輯 | 妙蓮
        責編|慧容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