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藏識 | 神僧濟公圖說——八魔煉濟顛

        編輯:王華 日期:2020-04-29 14:26

         濟公殿第十四幅壁畫——八魔煉濟顛



          十四、八魔煉濟癲

          八魔怒擺魔火金光陣煉濟癲,此乃濟癲成佛之道必經之磨難考驗。



          這幅壁畫說的是八魔強占金山寺,布下一座魔火金光陣煉濟顛,靈空長老、紫霞真人助陣,收服八魔。濟公重修金山寺后,仍然游走天下,濟世救人的故事。



          《濟公傳》是清代郭小亭整理濟公傳說而成的藍本,這里摘選三回,以表八魔是如何煉濟顛的。

        欽賜字詔旨加封  會群魔初到金山

         ?。ㄇ奥裕┖贾輧舸人?,擇日興工。五層大殿,羅漢堂、客堂、禪堂、鐘鼓樓、藏經樓,一并滿拆滿蓋。直到如今,古跡猶存。每年四月間,天竺山凈慈寺的廟會,熱鬧非常。廟中老方丈甚感念濟公的好處,眾僧要給濟公開賀辦善會,濟公說:"不用,我還要上金山寺有約會。"

          這天濟公下了山,來到三教寺,褚道緣、孫道全二人給師父行禮,濟公說:"你二人好好的看廟,我要上金山寺去會八魔。"褚道緣說:"師父去不得。"濟公說:"不去不行,我總得去,這是你小師兄給我惹的禍,我不去八魔也不能善罷甘休,這也是天數當然。"悟真、悟元攔不了,濟公去了三教寺,直奔金山寺而來。

          書中交代:金山寺萬年永壽,由前者在金山寺攪鬧,他本是鎮守瓜州一帶長江的大元帥,奉東海龍王敖廣所派,來到金山寺打老方丈。這天他正要打老方丈,忽然一陣怪風,由外面進來八個人,面分青、紅、黃、黑、白、紫、綠、藍,來者正是:

        臥云居士靈霄,六合童子悚海,
        天海吊臾楊明遠,桂林樵夫王九峰,
        仙云居士朱長元,白云居士聘嘯,
        搬倒乾坤黨燕,登翻宇宙洪韜。

          八魔各帶混元魔火幡、喪門劍、子母陰魂絳,前來等濟顛。方一進金山寺,把眾神像全都摔出來,這八個人在上面一坐。廟里和尚也不敢惹了,也不知是哪里來的這八個野人。

          這天八魔掐指一算,知道濟公來了,立刻眾人下了供桌,來到廟外,見濟公駕著一只小舟船,來到金山寺。和尚給了船家一塊銀子下了船。

          八魔說:"濟顛你來此甚好,我等在這里久候多時。"和尚說:"八位,找我打算怎么樣?"八魔說:"只因你施展妖術,八卦爐燒死我們徒弟韓棋,戲耍鄧連芳,還算小事;你決不該主使你徒弟悟禪,大鬧萬花山,火燒圣教堂,你實在欺我太甚。我等特來找你給韓棋報仇。"

          和尚說:"好,咱們進廟去再說。"八魔說:"走。"一同來到金山寺。和尚說:"你等要跟我比較,先別忙,這廟里的方丈也不是外人。我先去見見老方丈。"

          八魔說:"你見去罷,我等不攔你。"正說著話,只聽后面一聲"無量佛",眾人回頭一看,來了兩位老道,頭里這位老道,面如三秋古月,須發皆白,背后背定乾坤奧妙大葫蘆,來者正是天臺山上清宮東方太悅老仙翁,后面跟著的乃是神童子褚道緣。

          書中交代:濟公由三教寺出來,褚道緣不放心,隨后駕起趁腳風追趕下來。走到石佛鎮,正碰見東方太悅老仙翁。老仙翁由前者跟濟公分手,本處知縣邀請紳董富戶,共成善事,重修石佛院,工程浩大,好不容易修齊了。老仙翁見褚道緣忙忙張張,趕緊問道:"褚道緣你上哪去?"褚道緣連忙給老仙翁行禮,說:"我追我師父濟公上金山寺,只因我小師兄悟禪惹的禍,前者火燒了圣教堂,現在八魔在金山寺要擺魔火金光陣煉我師父,我要追了去給解和。"老仙翁一聽,說:"既然如是,你我一同去給解和。"褚道緣說:"甚好。"立刻老仙翁帶上乾坤奧妙大葫蘆,同諸道緣駕起趁腳風,往下追趕來了。

          追到瓜州,雇了一只船,趕到金山寺,方下了船,只見濟公正同八魔講話。老仙翁口念"無量佛",說;"眾位魔師請了。"八魔一看認識老仙翁,跟著紫霞真人李涵齡查過山。八魔抬頭一看,說:"道友,你來此何干?"老仙翁說:"我聽說你等跟濟公為仇,我特來給你等講和。眾位不可,濟公他這點來歷也不容易,十世的比丘,才能轉羅漢。眾位要擺魔火金光陣傷害他,看在我的面上,眾位不必。"

          臥云居上靈宮說:"道友,你別管,我等原與濟顛遠日無冤,近日無仇,只因他火燒我徒弟韓棋,戲耍鄧連芳,這都算小節。決不該主使他徒弟火燒了我們圣教堂,大鬧萬花山。我等非得結果他的性命不可。"老仙翁說:"眾俠依我說,冤家直解不宜結。"八魔說:"道友,你趁此快走,不要跟我等在此嚼唇鼓舌,再要多說,可別說我等翻臉無情。"老仙翁一聽,勃然大怒,說:"你們這幾個人休要不知事物?。?/span>

          六合童子悚海說:"你這老道管事,這叫一頭沉莫死,他應當燒死我等門徒,應當火燒圣教堂,應當欺負我們?你要不叫我們擺魔火陣也行,叫濟顛給我們跪倒叩頭,認罪服輸,我等就饒他。"

          濟公說:"你滿嘴胡說,你給我叩頭也不能饒你。"老仙翁說:"你等這些孽障,有多大能為,也敢這樣無禮?待山人拿法寶取你,全把你們裝起來,叫你等知道我的利害。"說著,老仙翁伸手拉乾坤奧妙大葫蘆。老仙翁這葫蘆有天地人三昧真火,經過四個甲子,勿論什么妖魔鬼怪,魑魅魍魎,山精海怪,裝到里面,一時三刻化為膿血。今天老仙翁把葫蘆蓋一極,掌中一托,口中念念有詞,要捉拿八魔。



        因講和仙翁斗八魔  六合童子炸碎葫蘆

          話說老仙翁把乾坤奧妙大葫蘆打開,口中念念有詞,說聲:"吾奉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敕。""刷啦啦"由葫蘆里出來五彩光華,撲奔六合童子悚海。只見六合童子悚海,被光華卷來卷去,被老仙翁卷進葫蘆之內。老仙翁立刻先把葫蘆蓋一蓋,臥云居士靈霄等一見說:"好老道,你敢傷我等兄弟?。⒈娙烁骼没煸袒疳?,跟老仙翁拼命。

          老仙翁實指望要把八魔全皆拿住,沒想到六合童子悚海,成心要傷損老仙翁的寶貝,六合童子悚海他能大能小,要小他能變似蒼蠅,要大能有幾丈大。他到了葫蘆之內,一施展法術,往大了一長,就聽葫蘆內咕嚕嚕一響,叭的一響,把葫蘆炸了三四瓣。

          老仙翁嚇得亡魂皆冒,撿起半片瓢,撥頭就跑,嚇得褚道緣跟著就跑,幸喜八魔沒追趕。老仙翁離了金山寺,心痛自己的寶貝,不由得放聲痛哭。褚道緣看著老仙翁可憐,又怕濟公被八魔所害,不由得也哭起來了。

          正哭著,只聽對面一聲:"無量佛。善哉,善哉。道友何必如此?"褚道緣抬頭一看,見對面來了兩位老道,面如紫玉,濃眉大眼,花白胡須,頭上紫緞色道巾,身穿紫緞色道袍,腰系杏黃絲練,白沫云鞋,背背寶劍,手拿螢刷。后面跟著這位老道,頭戴育鍛色九梁道巾,身穿藍緞色道袍,腰系黃絲髯,白襪云鞋,面如三秋古月,發如三冬雪,須賽九秋霜,一部銀髯角滿了前胸,手拿螢刷。真是仙風飄灑,好似太白李金星降世。

          頭前這乃是白云仙長徐長靜,后頭跟著野鶴真人呂洞明。這兩位老道,原本是由焦山來,要逛逛金山寺。走在這里,正遇見老仙翁,手拿著破飄,同褚道緣在地上坐著放聲大哭,徐長靜、呂洞明二人趕奔上前,說:"仙翁何至如此?"老仙翁嘆了一聲,說:"二位道友有所不知,只因濟公長老的徒弟燒萬花山,惹下眾外道天魔在金山寺要擺魔火金光陣,火煉濟顛。我與濟公素有舊識,再說濟公乃是一位得道高僧,我去給解勸,八魔跟我翻了臉。我用乾坤奧妙大葫蘆要裝八魔,不想六合童子悚海把我的葫蘆炸了。"

          徐長靜一聽說:"可惜可惜!這葫蘆乃蓬萊子給你留下的寶貝,不想今天被八魔給毀壞了,著實可惱?。⒗舷晌陶f:"二位道友,既來了,可以幫我去報仇,捉拿八魔行不行?"徐長靜一聽,連連搖頭說:"你我三人焉是八魔的對手?你在這里哭也是枉然,寶貝已然是傷了,你二人何不去請人捉拿八魔?"

          仙翁說:"請誰去?"徐長靜說:"我指你二人兩條明路,一位去到萬松山云霞觀去,找紫霞真人李涵齡,借斬魔劍;一位去到九松山松泉寺,找長眉羅漢靈空長老,借降魔棍。非這兩種寶貝拿不了八魔。頭一則也可以搭救濟公長老,聽說濟公乃是一位正人,普渡群迷,到處濟困扶危,遭這樣大難,你我也不能不救。再說也可以報葫蘆之仇。"

          老仙翁一聽,如夢方醒,說:"多勞二位指教,我是當局者迷,把這二人忘了。"老仙翁又說:"褚道緣你趕緊駕趁腳風,急不如快,找你師爺爺紫霞真人借斬魔劍,你上萬松山。我上九松山,去找靈空長老。誰拿來的快,誰捉拿八魔。你也救救你師父。"褚道緣立刻點頭,眾人分手,暫且不表。

          單說濟公見六合童子驚海傷了老仙翁的葫蘆,濟公說:"你等也不要跟老道做對,冤各有頭,債各有主,咱們進廟去。我可先到廟里,到后面見見老和尚說兩句話,回頭依我再分個高低上下。"八魔說:"你見去罷,反正你還跑得了么?"濟公這才來到廟里,到了禪堂一見老方丈元徹長老。元徹與遠瞎堂無空長者是師兄弟,乃是濟公的師叔。濟公見了老方丈一行禮,元徹說;"道濟你來了,甚好,現在我這廟中鬧的不得了局。前者萬年永壽在這里鬧,現在這八個人,你可知道是怎么一段情節?"濟公說:"老方丈不知道,這八個人乃是外道天魔,不懂得敬佛。只因我徒弟火燒了圣教堂,這八個人是來找我報仇,要擺魔火金光陣火煉我。你老人家也管不了,我來請一個能人幫著我。"

          老方丈說:"哪里有能人?"濟公說:"這廟里住著一個大能人。"老方文說:"沒有沒有。"濟公說;"有,須得我親身前去請他,我不去是不行。這個人能為來歷大了。"

          說著話,濟公來到后院。這廟中掛單僧站堂僧好幾百名,濟公一看有一位黑臉膛的和尚在那里坐著,低頭不語。濟公說:"你在這里,我找你找不著你。"眾僧說:"道濟你找他做什么?他是個啞巴,又聾,人家說話他也聽不見。他來到這廟里掛單二三年了,他不會說話。"濟公說;"他不是啞巴。"大眾說:"他在這廟里二三年,永沒說過話。你哪有我們知道,他實在是啞巴子,又是聾子。"

          濟公過去照定這和尚天靈蓋一連就是三巴掌,說:"我來找你來了。"這和尚一抬頭,說:"道濟你無故惹下這一場魔難,找我做什么?"大眾一聽,說:"這可怪,現在他會說話了,二年多來在這廟里也沒說過話,今天怪不怪?"內中有人說:"也許濟師父打他三下,把啞巴治好了,都知道濟公會治病。"大眾紛紛議論。

          書中交代;這個和尚名叫普妙,原本是西方伏虎羅漢降世,奉佛祖派他普渡眾僧。普妙到處裝啞巴,都知道他是傻和尚,也沒人知道他的來歷,他也不好管閑事。每逢大叢林他去掛單,見真有正務參修的和尚,他在暗中渡脫,也不宣明。今天濟公苦苦的求他,伏虎羅漢這才說出話來,說:"道濟你惹下一場魔難,來找我做什么?"濟公說:"我來找你幫著我辦這件事。你要不幫著我,那可不行。"伏虎羅漢普妙說:"既然如是,我同你去就是了,誰叫你我都是西方大雷音寺一處來的,奉我佛如來的敕旨,降世人間,普渡群迷。你既來找我,我焉能袖手旁觀。"說著話,這才同濟公一同來到前面。

          八魔都在大殿坐著,見濟公同著一個黑臉膛和尚進來,臥云居士靈霄說:"濟顛,你還有事沒有?"濟公說:"沒事了,你等打算怎么樣罷?"臥云居士靈雷說:"濟顛你也能掐會算,你的劫數到了,你還在睡里夢里。"

          和尚說;"我不懂什么叫劫數,今天我倒要分個強存弱死,真在假亡,各施所能,我看你等這些孽障有什么能為?。⒄f著話,六合童子驚海由兜囊掏出乾坤珠,抖手打來,濟公哈哈一笑,說:"這也算法寶?。⒁簧焓职亚ぶ榻恿巳?。

          臥云居士靈宮一看,氣往上撞,伸手拿出沖天矢,照定濟公射擊。這矢箭是符咒修煉的寶貝,勿論什么精靈,一射能現原形。要是人能射去三魂七魄,最利害無比。照定濟公一射,被伏虎羅漢接去。八魔一看,立刻各按方位,各拉混元歷火幡,口中念念有詞,說聲急,道聲快,四面魔火高有千丈,由外面著直仿佛下霧一樣。知覺羅漢道濟,伏虎羅漢普妙,趕緊在當中打坐,頭上放出三丈高的金光、佛光、靈光,濟顛同普妙二人口念真言,有金光護體,不敢閉眼。你要一閉眼,八魔的法術有幻境,人要閉上眼,想什么就瞧見什么。好喝酒就有酒。想怎么樣就能夠怎么樣,人要一入幻境,就得被魔火燒死??偹銤⒘_漢道德深遠,不上他們的當。

          只見金光被魔火煉來煉去,六個時辰,把金光矮下來三尺。一晝夜去六尺,要有五天的工夫,能把羅漢的金光煉沒了,死后過不去伽藍山。一連三天。濟公同普妙的金光剩了一丈多。猛然外面一聲"無量佛",八魔一看,嚇得亡魂皆冒。不知來者是誰。



        群魔怒擺金光陣  道緣偷盜斬魔劍

          話說八魔擺下魔火金光陣。把兩位羅漢煉在當中。忽聽外面一聲"無量佛",來者乃是神童子褚道緣,懷中抱定斬魔劍。八魔一看,嚇得驚魂千里。

          書中交代:褚道緣由江口跟老仙翁分手,老仙翁上九松山松泉寺去找長眉羅漢借降魔杵。諸道緣直奔萬松山云霞觀,在道路上急似箭頭,恨不能肋生雙翅,駕起趁腳風,一天趕到萬松山。這座山極高,每逢下過雨后,由山縫里冒出白煙就是云。這座山原是一座寶山,當初褚道緣在這廟里當道童,人也聰明,李涵齡也甚喜愛他。今天褚道緣來到廟門首,自己一想我先別進去,我已然拜了濟公,我要明說要斬魔劍,許我師爺爺不肯給我。我到里面必須見機而作。自己想罷,到了角門拍了兩下,只聽里面說:"來了。"門開了,褚道緣一看,認識是紫霞真人李涵齡的徒弟道童清風。

          這廟中有兩個童子,一名清風,一名明月。和褚道緣都算是同門師兄弟,今日一見,褚道緣連忙施禮,說:"師兄你從哪里來?我聽你說歸了三寶佛門,是有這樣一件事嗎?"褚道緣把拜濟公之故一說,二人往里走了。褚道緣問:"師爺他老人家在那院中嗎?"清風說:"未在廟中,走了有十數日,去朝北海去了,留我二人看廟,師兄到此有什么事嗎?"褚道緣說:"到屋中我慢慢告訴你。"到了東院北上房,明月接見行禮已畢,三人落座。清風叫明月倒茶去,褚道緣本是心中有事著急,說:"師弟,我今來是為我師父濟公,他老人家本是西方羅漢,因為多管閑事,在常州地方有一座慈云觀,有一個老道叫赤發靈官邵華風,招軍買馬,聚草屯糧,陷害黎民百姓。濟公幫著常州府兵敗慈云觀。邵華風逃在萬花山圣教堂,我有個小師兄叫悟禪,到萬花山圣教堂去拿邵華風,惹了八魔。悟禪放火燒了圣教堂,跟八魔結下了冤仇。八魔現在金山寺擺魔火金光陣,把濟公煉到陣內,要一過四五天,把羅漢的金光煉散了,濟公就得沒命。他老人家本是一位務正參修的人,可惜要喪在八魔之手。我同老仙翁給解勸,老仙翁跟八魔翻了臉,把老仙翁的乾坤奧妙大葫蘆給炸了?,F在老仙翁去上九松山松泉寺找靈空長老求降魔寶杵,我來找師爺爺借斬魔劍,非得這兩種寶貝,拿不了八魔。既是真人沒在家,二位師弟慈悲慈悲,把斬魔劍借給找使一使。我去救了濟公長老,我趕緊就給送回來,我也不能要祖師爺的寶貝。"

          清風、明月一聽,說:"這件事我們兩個人可沒有這么大膽子,祖師爺知道,我們擔不了。前者皆因你偷了八寶云光裝仙袋去,祖師爺打了我二人一頓,說我二人不留神,這件事我們更不敢了。"

          褚道緣說:"二位師弟行點好罷,濟公原來是一位羅漢,要沒有這斬魔劍,就得死在八魔之手,出家人也講究積福做德,我去救了濟公,急速就送回來,決不能叫二位師弟受責。再說就即便祖師爺知道,這是一件好事,祖師爺也不能怪。"

          清風、明月說:"師兄你說什么,我二人也不敢做主。"褚道緣說:"你二人知道斬魔劍在哪里放著不知道?"清風說:"知道可知道,我二人不敢告訴你。"

          褚道緣說:"當初我在這廟里當過童,我可知道這口劍在五層殿的懸龕里供著,此時我可不知道換了地方沒有?"清風、明月說:"你既知道地方,你自己找去,我二人也不敢管你。祖師爺爺問,我二人就說不知道,我二人也不擔這沉重,總不是由我二人嘴里告訴你的。"

          褚道緣說:"既然如是,二位師弟既不管,我自己找去。二位師弟不攔我,我就感念二位師弟的好處。"清風說:"你是我們大師兄,我二人也不敢欄你呀,你要瞪眼,我二人也不敢惹你。"褚道緣說:"我也不敢跟二位師弟瞪眼,我去找去。"立刻來到后面,到五層殿懸龕上一找并沒有,褚道緣一想,怪呀,怎么會沒有呢?愣了半天,自己一想,反正在這廟里,我慢慢找,不能找不著。想罷自己各處尋找,直找了一夜,至次日早飯時,找到最后殿懸龕上一看,正是斬魔劍。上面有一塊象牙牌子,寫的明白。褚道緣一看。有黃緞套絲沙魚皮鞘,赤金計件黃絨穗頭,黃絨挽手。褚道緣當初在這廟里當過道童,見過這口劍,果然不錯。

          褚道緣一見,心中甚為喜悅。先拜了八拜,口中祝告已畢,這才伸手將此劍請下來,到了跨院,說:"二位師弟,多耐點煩罷,我三兩天就送回來,要是祖師爺不回來更好了。"清風、明月說:"我二人全不管,任憑你的量辦。你在這廟里各處翻尋,我二人也攔不了,但愿祖師爺不回來,你趕回來。"

          褚道緣說:"就是。"說罷,即告辭出了云霞觀,駕起趁腳風,心急似箭,恨不能助生雙翅,一步趕到金山寺。好容易趕到了江口,遠遠一看,只見金山寺里面魔火高有千丈,廟門關著,那燒香逛廟的人也來不了,看著金山寺如同下霧一般,也不知廟里有什么事。

          褚道緣來到廟前用手一招,廟門開了。褚道緣直看不見里面的金光,褚道緣一聲喊嚷,說:"好孽障,大膽,山人來也?。⒄戏秸翘旌拥踣艞蠲鬟h,桂林樵夫王九峰,二人回頭一看,嚇得驚魂千里。知道褚道緣是紫霞真人李涵齡的徒孫,手中抱定一口寶劍像斬魔劍。楊明遠說:"你我遠日無冤,近日無仇,你何必因為濟顛跟我等做對?"

          褚道緣說:"你知道濟顛是我什么人?"楊明遠說:"你是老道,他是和尚,他是你什么人?"褚道緣說:"他是我師父。你等既跟我師父為仇,你我就是冤家對頭。"楊明遠、王九峰一聽,說:"濟顛既是你師父,我等沖得你,不煉他就是了。我們萬花山圣教堂,沖你算白燒了。我們回萬花山,叫他回那靈隱寺,從此兩罷干戈,你看怎么樣?"

          褚道緣這個時節要答應了,倒是一件正事。褚道緣當時恨不能把八魔剮了,方出胸中之氣。立刻說:"不行,我今天非殺你們不可。"說著話,伸手拉寶劍。(后略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摘自《濟公全傳》
         
          書中交代:這口劍有什么好處呢?原來這口劍要一出鞘,有一片白光,專能將魔火趕散,最利害無比,名曰斬魔劍。當初八魔乃是六合童子悚海為尊,只因他在外面無所不為,常常害人,紫霞真人李涵齡查山,用這口劍斬過他,把八魔制服的,故此八魔就怕紫霞真人的斬魔劍。但是,褚道緣這會拿的斬魔劍卻是假的。(略)

          之后,長眉羅漢,同紫霞真人、東方太悅老仙翁、濟公長老、伏虎羅漢捉拿八魔,將八魔置到子午風雷藏魔洞內,將洞門一關,用咒語封鎖。濟公在金山辦善會,籌款重修金山寺。



        顯神通替古佛裝金 解冤結遇死人走路

        ——《濟公醉菩提全傳》第十五回
         
         ?。ɡm前)話說王巡撫將三千貫鈔,差人同濟顛押送到寺,長老與眾僧,那一個不喝釆道:"化得這位宰官的錢,真要算他的手段?。⒁幻鏈蕚潺S點款待來人,打發了回去,一面就請畫師來,將兩廊與影壁作畫,不幾日俱已畫完。長老與濟顛商量道:"如今諸事俱已齊備,只有上面的三尊大佛,不曾裝金,雖也曾零星化些,卻換不得金子,干不得正事,奈何?"濟顛道:"這不打緊,長老若將零星布施買酒來請我,我包管你裝這三尊大佛的金子是了。"長老道:"既是濟公肯擔當裝金的布施,現在任你買吃可也。"

          濟顛大喜道:"既說明了,快快買來,待我吃得醉了,明日裝金,也好裝得厚些。"長老大喜,隨叫收貯僧,取出裝金的布施來,買酒請濟顛吃,濟顛吃得大醉,竟去睡了。到了明日,知裝金的布施錢還有,又要來吃,收布施的僧人,因是長老吩咐,便又買了請他,今日也吃,明日也吃,吃到十數日,前面的布施已吃完了,后面人聽見裝金的布施,都是濟顛買酒肉吃完了,便不肯布施。濟顛罵道:"酒已沒有了?"監寺因對濟顛說道:"你吃裝金的布施錢,原說裝金就包在你身上,今布施已吃完了,不見你裝一片金兒;故人不信,必不肯布施。你既有手段裝金,何不先裝起一尊來,與人看看,人見了真是實事,便布施下來,只愁你吃不完哩?。嵉溃海⒛阋舱f得有理,如今你可先墊出些銀子,買兩壺酒來,待我吃醉了,好裝金。"監寺聽見他說吃醉了就裝金,沒奈何,只得叫了人買了兩壺酒來與他吃,濟顛吃得不醉,又要監寺去買,監寺買來,濟顛又吃完了,還不大醉又要買。監寺道:"你吃了三壺,已醉得模模糊糊,怎只管要吃,這酒我是挪移銀子買來的,那里有得許多?你且裝起金來,再請你也不遲。"濟顛道:"不是我苦苦要吃,但三尊佛的法身甚大,要許多金子,若吃得不盡醉,裝起來,酒醒了,剩下些裝不完,便費力了。莫若再買一壺來,待我吃得爛醉,便裝個一了百了,豈不妙哉?"監寺聽了,只認他說鬼話騙酒吃;因而硬回他一句道:"現也沒錢得買了,你也吃得夠了,就裝不完,多少剩下些,再化人裝完,你且快裝起來看看。"濟顛道:"既是這樣說,今夜我到大殿上去睡。"

          此時大殿新造得十分整齊,監寺怕他踐污,便道:"大殿上如何睡得?"濟顛道:"佛爺在大殿上我不去料理,卻怎么裝金?"監寺沒法,只得叫管理香火拿了鋪蓋,同他到大殿上去。濟顛叫管理香火的將當中供桌上的香爐燭臺,都收開了,把鋪蓋放在上面,又吩咐監寺道:"可將殿門閉上封好了,不許一人窺探,若容人窺探,裝不完時,卻休怪我。"吩咐畢,竟在供桌上打開鋪蓋,放倒頭酣酣的睡去。監寺見他屢屢有些妙用,不敢拗他,只得將殿門閉上,凡是看得見里面的竅洞,都用紙頭封好。

          此時天已近晚,眾僧放心不下;俱在殿門外探聽消息。初時一毫影響也無,首座道:"不見響動,定是睡熟了;似此貪眠,怎么裝金?"執事僧道:"且莫說貪睡,看他光光一個身子,金在那里?"有的道:"都是長老沒主意,信他胡言?。⒛阋舱f說,我也講講,將交三更,忽聽得殿里嘔吐之聲大作。監寺聽了,連連跌腳道:"不好了!我叫他少吃些,只是不肯住手。如今在供桌上吐得骯骯臟臟,成甚模樣!裝金之事,又是一場虛話了。"歇不多時,那嘔吐之聲忽然大作。眾僧道:"罷了!罷了!休要裝甚么金,快把門打開,早早請他出來,還省些時收拾。"監寺道:"既是吐污的,索性再耐他半個時辰,等他出來,羞他一場,使他沒得說,連長老的嘴也塞住了;倘開早了,他未免又借此胡賴。"眾僧道:"也是!也是?。⒂洲吡艘粫?,又聽得殿中嘔吐之聲更響,眾僧俱各氣忿不過,忍耐不住,定要開關。監寺禁約不住,只聽他們將殿門開了,不開猶可,及開了一看,只見三尊大佛,渾身上全照得耀眼爭光,十分精彩,那濟顛抱著西邊的大佛,在那里乾吐,供桌上下,那里有一點污穢?濟顛早跳下來,埋怨監寺道:"我說酒不夠,叫你再買一壺,吃足了便好成全大事。誰知你十分鄙吝,苦苦的舍不得,如今右邊大佛右臂,還有尺余沒有金子裝,你若聽信我言,再捱一刻開門,苦著我嘔腸空肚,或者裝完也未可知。你又聽憑他們開了門進來,如今剩下這尺余,怎么辦?我須與長老說明,不要怪我辦事不周。"監寺見他如此神通,方連連認罪道:"是我不是了。"遂報知長老,長老大喜,忙忙起來,凈了手面,穿上袈裟,走到大殿上來,職事僧撞鐘擂鼓,將合寺僧眾集齊了,一同瞻禮裝金的佛像。眾人看見金光奪目,比尋常的金,大不相同,無不贊嘆神異??吹接疫叿鸨凵?,少了尺余金子,問知是酒買少了,兼開早了門之故。長老大怒道:"罰那監寺賠出銀來買金裝完?。?/span>

          監寺沒奈何,只得買了金子,叫匠人賠裝上去,卻是奇怪,任你十足的黃金,裝在上面,比著別處少覺得暗淡而無光,到了后來,惟有此處脫落,余俱不壞,方知佛法無邊,不可思議。正是:

        不是圣人無圣跡,若留圣跡定非凡;
        禪參幾句糊涂語,自認高僧豈不慚?

          一日,濟顛到九里松去閑游,適有一個財主家,蓋造三間廳房,正待上梁;看見濟顛走過,知他口靈,便邀住了,求他說兩句吉利的佛語,討個好釆頭。濟顛道:"佛語盡有,只要酒吃得快活,說來方才靈驗。"那財主忙叫人搬出酒肴,盡他受用,濟顛一連吃了十三四碗,有些醉意,便叫道:"吉時已到,快些動手?。⒈娊匙髀犃?,忙忙將梁抬起安放停當,濟顛高聲念道:

        今日上紅梁,愿出千口喪;
        妻在夫前死,子在父先亡。

          濟顛念完,也不作謝,竟一直去了。那財主好生不悅道:"這和尚原來無賴,我好好將酒請他,要他說兩句吉利話兒,他卻是說喪說亡的,這等可惡,方才該扯住了罵他一場才好?。⒛枪そ持杏幸粋€老成的道:"這和尚念的句句是吉利之話,你怎反怪他?"屋財主怒道:"死亡怎說是吉利?"工匠道:"你想想看,這三間廳屋里,若出千口喪,快也過得幾百年了。妻死夫前,再無寡婦了。子在父亡,永不絕嗣了。人家吉利莫過于此,還不快追他回來拜謝?。⒛俏葜髀犃?,方才大悟,急急叫人追去,已不知往那里去了。

          那濟顛走到一家餛飩店前,店主認得是濟顛,便邀入店中吃一碗茶,濟顛吃完了道,"我承你請我一番好意!沒甚報答,你取筆硯來,待我將"餛飩"為題,做幾句寫在壁上,與人看看也好?。⒌曛髅θ」P硯來,濟顛提起筆來寫道:

          外象能包,中存善受。桿出頑皮,捏成妙手。我為生財,他貪適口。砧幾上難免碎身,湯鑊中曾翻筋斗。舍身只可救饑,沒骨不堪下酒。把得定,橫吞豎吞;把不定,東走西走。記得山僧嚼破時,他年滿地一時吼。

          濟顛方才寫完,忽一個后生,滿臉焦黃,剛走到店門前,一跤跌倒了,看看已是沒有了氣。店主驚得手腳無措,連連頓足道:"這個無頭人命,那里去辦?"濟顛道:"不要慌,待我叫他去了罷?。⑺煜蛩廊俗黜灥溃?/span>

        死人你住是何方?為何因病喪街坊?
        我今指你一條路,向前靜處好安藏。

          念罷,只見那死人一轂轆子爬將起來,竟像活的一般,又往前走,直奔到嶺腳下,又跌倒死了。店主并四鄰的人看見,喜之不勝,感激不盡!正要作謝,濟顛乘空早一逕走了。

          走到"萬工池"前,見一伙人在那里吃螺螄,將螺螄屁股夾斷,用一個刺針兒挑肉吃;濟顛見了念一聲:"阿彌陀佛?。⒓凑f:"有甚滋味?害這許多性命,不若舍與貧僧放了生罷?。嵳f畢,眾人笑道:"老師父不要取笑,已夾去屁股的死螺螄,怎么放生?"濟顛道:"你們若肯放,沒有屁股也可生得,若不肯放,便是死的,生死只在你們眾施主一轉念間。"眾人盡將吃的螺螄,都遞給濟顛,道:"既是這等說,我們愿施舍了,請老師父放個活的與我們看看?。嵔釉谑种?,一齊拋入池中,口中念道:

        螺螄!螺螄!亦稟物資;
        命雖微賤,性豈無知!
        縱不幸遇饞人,而死于鼎鑊;
        豈無緣仗佛力,而生于清池。
        莫嫌無屁股,須知是便宜。
        咦!
        自今重赴清泉水,好伴魚龍一樣游。

          眾人臨池一看,只見那些死螺螄,依舊悠悠然然的活了,不勝驚訝,回轉身來,要問濟顛緣故,那濟顛已不知那里去了。故至今相傳,萬工池中的螺螄是沒屁股的,傳為古跡,正是:

        慘毒是生皆可死,慈悲無死不堪生;
        總推一命中分別,莫盡夸他佛法靈。

          忽一日,濟顛偶在寺門前,只見陰雨密布,雷電交作,有一后生,奔至寺來躲雨。濟顛將法眼看去,見他頭上已插了該殛之旗,因問道:"你姓甚么?做何生意?家中還有何人?"那后生道:"我姓黃,在竹竿巷糶米,家中還有八十歲的老母。"濟顛道:"你平日孝順么?"后生道:"生身之母怎不孝順?"濟顛道:"你既孝順,為何該遭雷打?皆因前世,造假銀害了人命不少,也罷,我且救你?。⑺煲笊M至方丈室,擺正一張桌子,叫后生躲在桌下,自己脫下所穿的衣服,替他四面圍著,卻赤身盤膝,坐在桌子上,候那天雷交加之際,念頌道:

        后生后生!忽犯天焚。
        前生惡業,今世隨身。
        上帝好生,許汝自新。
        我今救汝,歸奉母親,
        好修后來,以報前恩。
        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

          頌訖,只見那雷電繞轟三次,無處示威,只空響一聲,把那階前的一株松樹,打得粉碎。后生躲在桌子下,魂都嚇散了,只等那風雨止,雷聲息,才敢出來,叩謝濟公救命之恩而去。正是:

        雖仗佛威,不使佛力,
        起死回生,雷神消跡。

          一日,濟顛正在打盹,忽有一個老兒,拿著一片香,來尋濟顛書記。有人指說在云堂里打瞌睡,那老兒竟入云堂。濟顛聽見腳響,打開眼一看時,只見老兒在胸前取出一片香來,向著濟顛下拜道:"小人乃是老劍營街鴇頭藍月英的父親,不幸女兒月英身故,安排明日出喪,到金牛寺門前焚化。求老師恕她罪孽深重,與她下一把火,超度超度。"濟顛允了。

          次日,叫一條小船,渡到石巖橋口上岸,只見那送藍月英的親眷都來了,杷棺材抬到金牛寺前放下,藍老兒遂請濟公下火。濟顛道:"你要我下火,把幾串錢與我。"老兒道:"已安排百串在此相謝。"濟顛道:"不消百串,只用五串錢,買幾瓶酒來吃了,方好下手。"藍老兒即刻去抬幾壇酒來,濟顛吃了,手執火把,高聲念道:

        綠窗曾記畫娥眉,
        萬態千嬌誰不知?
        到此已消風月性,
        今朝剝下野狐皮。
        藍月英,藍月英,
        賦姿何妍,作事何丑?

        鴛鴦枕上,夜夜生財;
        云雨場中,朝朝配偶。
        只知嬌麗有常,
        不料繁華不久。

        一日浪子覺悟,方知色即是空;
        忽然花貌凋零,始覺無來有去。
        山僧聊借無明,為汝洗凡脫骨,
        此際全叨佛力,早須換面改頭。
        咦!
        掃盡從前脂粉臭,自今以后得馨香!

          濟顛念罷,把火一下,匆匆而去。藍老兒這夜夢見女兒對他說:"多虧我爹爹,請得濟公羅漢下火化身,我今已投生于富貴人家矣?。⒄牵?/span>

        轉移須佛力,解脫在人心;
        修到蓮花性,污泥自不侵。

          一日,濟顛要出寺去尋酒吃,沈萬法道:"弟子偶得了一些幫襯錢在此,買瓶酒來與師父吃罷,省得又去東奔西走的閑撞。"濟顛道:"今日倒不是閑撞,因有一段宿孽,要指點他們。去償還,好了消一案,恐怕錯了期,便冤報不了。"說罷,一直走到飛來峰上的張公家來,張公不在家,張婆見是濟顛,便請進去坐下。說道:"濟師父,你是個好人兒喲!我阿公去年間生痢疾,險些死了,直到如今才好,你卻不記掛來看看?。嵉溃海⒁驗橛洅?,故今日特地來望,卻又不在家了。"張婆便整治些酒肴請他吃,濟顛吃完了道:"我常來打擾你們,殊覺沒情理,明日我也做個東道,請請你阿公,阿公歸來,叫他明日千萬到東花園前十字路口來尋我,我在那里老等他。"張婆道:"怎么好反給師父破鈔?"濟顛道:"不費事的,千萬要等?。⒄f罷,竟回寺去了。

          張公回來,張婆將濟顛的話,細細說了。張公笑道:"他和尚精著一個身子,空著一雙手,拿甚么來請我?只怕是說醉話。"張婆道:"他說了又說,叫你千萬要去,并不是醉話。"張公道:"東花園也不遠,便空走一遭,也不打緊。"到了次日,張公真個走到東花園十字街口,四下張望,那里有個濟顛的影兒?又耐煩等了半日,不覺肚里饑將起來了,又向自己肚里埋怨道:"我老婆聽他的了醉話,真是直恁的愚癡,且自到面店里,去買碗面吃了再回去罷?。⑺熳叩揭粋€面店里,吃了一碗面,不覺肚里漸漸的疼痛起來了,忙忙尋著一個毛廁,就去大解。剛剛走入毛廁,抬頭一看,不看猶可,這一看真是:

        前生孽債今生了,后世冤家今世消。

          那張公在毛廁上,見了些甚么?待續。



        編輯 | 妙蓮
        責編|慧容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