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《靈隱新志》卷九·軼事

        編輯:性恩行者 日期:2010-05-11 22:27

        卷九  軼事

            軼事,本來就屬世人并無依據和流傳民間的事,也指零星而未經收集匯編的事。按南宋學者朱熹所說:"搜輯先世遺文軼事,纖悉無遺。"而這里收集的只能舉其顯要,所謂"此其犖犖大者,若至委曲小變,不可勝道。"即便曾有記載,也屬鮮為人知之事。明人李燁然稱:"祖庭之盛衰,名勝之隆替,與人物代興,制作彪炳相關。"此話可信,靈隱寺傳至近代,不僅史跡記述不多,所謂軼事遺聞則更少。

            具德寂入文字獄

            清初盛行文字獄,如戴南山、呂留良等案名震全國,而佛門也有波及。

            常熟三峰寺的漢月法藏禪師嗣法于寧波天童寺密云禪師,嫌其師"一棒到底,不諳機要",乃著《五宗原》一書,提倡五家綱宗,立說新奇,從之者甚眾。具德受法于法藏,隨師自金粟寺到三峰寺,歷時很久,方得印可,并參加其師《五宗原》一書。他在重興靈隱寺后開堂說法,弘揚法藏之說,座下常逾萬人,并有明末遺老參雜其間。具德于康熙六年(1667年)圓寂于揚州。事隔約六十年,清朝雍正帝胤禛在親撰《揀魔辯異録》一書中痛駁法藏背師叛道,違反祖意,并下詔禁止弘傳。下旨削去其支派,銷毀其書版,關閉其道場,使之法脈中輟。但具德弘法,鍛煉學人,鉗錘迅利,造就不少人才,時人贊稱:"慈明、楊岐、戒演、妙喜之后,一人而已。"并以他中興靈隱寺奉為臨濟宗三十二世祖。然具德所撰《十會語錄》三十余卷,皆毀失于雍正時期,未能傳世。

            流傳"東南第一山"

            如今經回龍橋春淙亭,右手照壁赫然有擘窠大字:"東南第一山"。這一題名傳與瘋僧掃秦故事有關。

            瘋僧掃秦見之《岳傳》。此說有兩種根據:一說,秦檜既囚岳飛,想殺而未決,悶游靈隱,瘋僧葉守益向他訴說岳飛之功,秦檜頗為所動,歸而謀其妻王氏。王氏曰:擒虎難,縱虎易。飛遂遇害。另一說,秦檜已殺岳飛,獻齋僧鍋于靈隱并為之祈禱。有一行者,亂言譏檜。檜問他居住何處,行者賦詩云:相公問我歸何處,家在東南第一山。于是后人傳靈隱為東南第一山。

            國家"禁地"飛來峰

            飛來峰鐘靈毓秀,峰巒迭嶂,古人認為是"收聚黃山天目之龍氣,有關省城文脈之興替。"自古就將飛來峰稱作"國家禁地"。

            同時也有一些官僚豪門想占地或砍伐樹木,常有靈隱寺僧人為護地護林據理抗爭。如南宋權臣韓侂冑曾想占飛來峰為死后葬身之地,靈隱寺僧人題詩云:"靈隱一片地,上有王者氣;丞相營首丘,不知主何意?"這里有帝王之氣,你丞相在這里占地造墳意欲何為,抵制了韓的占地行為。

            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,清帝玄燁南巡參訪靈隱,面對飛來峰秀色十分鐘愛,于是題詩記勝云:"靈山含秀色,鷲嶺起嵯峨;開襟對層碧,下馬撫煙蘿。"

            時人認為康熙詩句意為愛護飛來峰草木以為圣地,于是守杭官員在飛來峰勒石鐫刻天子萬壽四字,并通告:嗣后飛來峰上亟宜栽樹修塔,培養名勝,永不許營葬墳墓,嚴禁采樵,否則一體依律治罪,決不姑貸。于是保護了飛來峰文脈和自然景色。

            乾隆仿造羅漢堂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羅漢堂是近幾年在遺址上重建的,欲知于民國二十五年(1936年)被焚毀的羅漢堂原貌可到北京香山碧云寺一看便知。

            清帝弘歷自乾隆十六年(1751年)起,三十三年間六下江南,每次都到靈隱寺參佛吟詩,賞金賜物?;乇本┖?,念念不忘靈隱寺羅漢堂的規模和風格,為慶?;侍罅Q辰,于圓靜寺舊址建大報恩延壽寺,并改山名萬壽山。乾隆還親撰《萬壽山羅漢堂記》稱:"命建堂以肖錢塘云林、凈慈。"這一愿望體現在香山碧云寺,在該寺南跨院仿靈隱、凈慈建五百羅漢堂,"田字殿"布局,木質貼金羅漢,神態各異,栩栩如生。羅漢堂外加有菩薩雕像,其中包括有濟公像,一與羅漢并列坐像,一為梁上濟公;另在"田字殿"中央供奉靈隱、凈慈祖師永明延壽像,與羅漢并列,讓人參拜。

            靈隱天竺本一家

            東晉咸和初,天竺慧理云游武林時,認為"此天竺靈鷲峰上一小嶺,不知何代飛來。佛在世日,多為仙靈所隱。"于是峰名飛來,寺皆冠靈?!鹅`隱寺志&middot;開山篇》稱:"慧理連建五剎,靈鷲、靈山、靈峰等,或廢或更,而靈隱獨存,歷代以來,永為禪窟。"靈山寺初名下天竺翻經院,加上靈隱寺,北高峰靈順寺,人稱"五靈"。

            靈鷲寺廢于何時已無查考,后人誤以為"靈鷲"即"靈隱",并以慧理于東晉咸和初至武林,誤以為靈隱寺建于"咸和元年"。其實,《靈隱三志》、《靈隱小志》都載:"開山慧理祖師東晉咸和初來武林,先建靈鷲寺,后建靈隱寺;靈鷲寺原址在飛來峰前(龍泓洞旁),久廢。而靈隱寺歷久不衰。"據此,可以表明咸和初所建應為靈鷲寺,靈隱寺建于咸和三年,下天竺翻經院建于咸和五年確鑿無疑。

            下天竺翻經院顧名思義,初時為翻譯佛經之處,與靈鷲寺一澗相隔,故唐代一些詩人都稱"二寺一體"。如權德輿詩:"石路泉流二寺分,尋常鐘磬隔山聞。"徐夤詩云:"丹井冷泉虛易到,兩山真界實難名。"白居易詩云:"一山門作二山門,兩寺原從一寺分。"直到北宋蘇東坡詩云:"靈隱寺前天竺后,兩澗春淙一靈鷲。"這些詩句明確表明靈鷲、靈隱并非一寺院,而一澗相隔的下天竺、靈鷲寺以及后來的靈隱寺卻是互為關照的佛剎。如北宋高僧契嵩曾以天竺住持兼主靈隱。清乾隆時,靈隱寺方丈玉山兼任天竺方丈。至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食僧浩繁,不勝負擔,布政使徐恕曾命靈隱寺僧帶管下天竺,同一住持,用天竺香火補靈隱齋糧之不足;三年后,因同一住持不便,恢復分管舊制,但每年仍由天竺補貼靈隱齋糧銀二千兩,《靈隱小志》稱:"這個辦法據說到民國以后才取消。"該《小志》還稱抗日戰爭期間也由下天竺住持月濤兼管靈隱,可見兩寺淵源之深。

            諦暉高風悟石揆

            清時,靈隱寺有諦暉、石揆二僧,一持戒,一參禪。諦暉任住持時,香火極盛,石揆謀奪其位。恰逢天竺祈雨,石揆持咒召黑龍行雨,人以為神。諦暉聞后即隱居云棲寺幽僻處。石揆住靈隱時,一日,有沈氏兒喪父母,為人傭工,七歲隨施主入寺,石揆見之,驚其風骨,求施主將此兒作弟子,并延請教師授學。此兒聰穎異常,弱冠時取名沈近思,考中杭州府學第三名。但石揆不同意沈近思為生員,召集寺僧,命其跪佛前剃發披袈裟,取法號"逃佛"。此事為沈的同窗好友所知,告至杭州府稱石揆奸僧敢剃生員發,"授儒入佛,無法已甚",并準備焚燒靈隱寺,毆打石揆。杭州府官員與石揆有交往,但眾怒難犯,許沈近思蓄發為儒,石揆召寺僧泣曰:"此我負諦暉之報應也"。請弟子往迎諦暉。寺僧稱,諦暉已逃,音訊全無,從何迎接?石揆稱諦暉現在云棲第幾山第幾寺,戶外有松一株,井一口,說完即逝。沈近思后中進士,官至左都御使。

            諦暉回靈隱后,聞老友惲某逃難時一七歲兒賣給杭州駐防都統家,欲救之。正逢靈隱寺二月十九日觀音誕辰,滿漢士女至靈隱拜方丈大和尚。待都統夫人帶婢仆十人來拜時,諦暉探知瘦而纖者為惲氏子,突起跪兒前,膜拜不止曰:罪過罪過。夫人大驚問故,諦暉稱:此地藏王菩薩也,托生人間,訪人善惡,夫人奴蓄之,鞭撲之,罪孽深重。都統聞后親來寺內長跪不起,求開一線佛門之路。最后諦暉準都統以香花供奉地藏王入寺。都統大喜,布施百萬,將惲兒交與諦暉,諦暉教之學書畫,取名壽平,后惲壽平有書詩畫三絕之稱。諦暉并不要求惲兒削發為僧,自稱:吾不學石揆癡也。此一故事曾盛傳杭城,人贊諦暉高誼可風。

            石揆奏對真偽辯

            石揆(1627&mdash;1697年),俗名孫原志,江蘇鹽城人。其父于明末因結交江湖被害,石揆手刃仇人后出走。清順治七年(1650年)在通州彌陀寺出家,后投靈隱寺具德受戒,并隨侍學法。后遍訪揚州上方寺、嘉興慶云寺、余杭徑山寺等等??滴醵辏?/span>1680年)住靈隱,于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遷住常熟三峰寺,三十六年(1697年)圓寂。

            據《續修云林寺志》稱:石揆住靈隱三十年,并于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清圣祖南巡至靈隱時曾由其奏對,清帝御書"云林"二字等??贾爸?,均稱由住持諦暉奏對,石揆自稱住持三十年(實際僅十余年),并未主持過全寺事務,又無其他功德。究屬由諦暉還是由石揆與清帝奏對,識者可辨。由于清帝御書"云林",自此改名"云林禪寺"達二百余年,重新纂志,不可不予辨正。

            杭州和尚奏對變

            歷史上有不少帝王召見和尚咨詢問法,稱為"奏對"。奏對稱旨或得封號,或有賞賜,千百年來,杭州高僧與朝廷奏對的內容嬗變演化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    唐大歷年間,有人以教排禪,徑山寺法欽應召進京,唐代宗咨詢法要時力爭護法,奉為"國一大師"。

            北宋末宋徽宗"崇道排佛",下天竺法道《上徽宗皇帝改僧為道士疏》力陳利害,被黥面流放。

            南宋時,宋孝宗至靈隱參佛,瞎堂慧遠迎侍孝宗至飛來峰。孝宗問:"既是飛來,何不飛去?"對曰:"一動不如一靜。"至上竺,孝宗問:"觀音亦持念珠念誰?"對曰:"仍念觀音。"孝宗問:"為何?"對曰:"求人不如求己。"又問:"觀音還求什么?"答:"愿陛下早復中原。"后人盛贊瞎堂"義膽熱腸"。

            元初,靈隱寺住持虎巖凈伏赴京向元世祖力陳佛教禪宗宗旨并力勸奉行"戒殺",元世祖驚嘆不已,給予封賜,虎巖拒受而歸。

            乾隆三十年(1765年)閏二月,清帝弘歷至靈隱寺參佛,與住持玉山作歷史上最后一次奏對。乾隆拈香拜佛,玉山擊磬。上香畢,玉山謝恩。上問:"你是住持嗎?"答:"臣僧住持。"問:"(乾?。┦甑氖鞘裁慈??"答:"是義果,臣僧的師父。""二十二年的是誰?"答:"是徳元,臣僧的師弟。"問:"你還是師兄?"答:"是。"問:"二十七年的是誰?"答:"是德泉,亦是臣僧師弟。"問:"德泉哪里去了?"答:"已退院去了。"問:"你是哪一個推舉的?"答:"是撫憲熊大人推舉的。""你是熊學鵬推舉的,很好。"玉山謝恩。奏對畢,玉山進新茶,弘歷笑云:"知道了,供佛罷?。⑵瘃{到飛來峰命侍臣吹響石洞,笑而起駕,玉山率眾送駕出山。

            次日,皇太后、皇后至靈隱參佛,分別賞香金五十兩、五兩。第三日,玉山奉旨到行宮領賜香金五百五十兩,衣緞八匹,藏香八束,石刻佛像一軸。

            閏二月十五日,清帝弘歷至上天竺法喜寺拈香祈晴,玉山率眾迎候。問:"你是云林寺住持?"答:"是。""你是什么字輩?""實字輩,兼管法喜寺。""實字輩可參禪嗎?""可參禪。""參什么話頭?""參萬法歸一。""一歸何處?""大清國里圣天子。""這是你之所見嗎?""南無無量壽佛。"清帝弘歷微笑命賜金一百兩,藏香八束,石刻佛像一軸。

            玉山率眾送駕出山。閏二月十九日乾隆回鑾返京,玉山與諸山方丈送駕至武林門外,乾隆見玉山和尚在內,命回寺去罷!

            張宗祥撰聯明闡義

            殿堂楹聯,大多出自名家構思手書。文以載道,風雅比興,音律鏗鏘,對偶工整,楹聯內容博依繁喻,典故豐采,使人參佛之余盡心鑒賞,以明闡達義,證悟人生。

            國學大師張宗祥在靈隱寺大殿撰書長聯云:"入殿參三世釋迦 不須問過去未來 仗現在一尊 微笑拈花 指點群迷登覺岸;開山是東晉惠理 無論為云門臨濟 均禪宗嫡派 頂香持戒 永傳家法守叢林。"此聯把禪宗起源、佛學歸流、靈隱肇始和變化作全面藝術概括,確是畫龍點睛之筆,并與釋迦摩尼佛像互為觀照,相得益彰。

            根據張宗祥的女兒張鈺回憶,1963年,在中國福利會成立二十五周年時,宋慶齡在北京后海住宅舉行慶祝會,宴請中央領導,周恩來總理應邀參與。當總理談到杭州西湖時,也談到靈隱寺,他說他和陳老總(陳毅)一起去杭州時,陳老總提議和馬一浮、張宗祥先生談談,然后談到靈隱寺那副楹聯,認為"這副楹聯寫得合適,概括歷史,很有鑒賞價值。"

            妙聯巧對傳佳話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前冷泉亭,刻有明代大書畫家董其昌一聯:

            泉自幾時冷起;峰從何處飛來。

            上下句都設問,巧妙雋永,含蓄蘊深,令人冥想思索,躍躍作答。相傳有左季高者曾試撰答聯:"在山本清,泉自源頭冷起;入世皆幻,峰從天外飛來。

            另一位廉仿使金眉生也作一答聯:"泉水淡無心,冷暖惟主人翁自覺;峰巒春未了,去來非佛弟子能言。

            晚清學者俞曲園(俞樾)認為"為山靈作答亦妙"!而他一家巧答此聯竟成為流傳一時的西湖佳話。據稱俞曲園與夫人同游靈隱,小坐亭上,共讀董其昌聯。夫人稱"此聯問得有趣",請丈夫作答語。曲園應聲答:"泉自有時冷起;峰從無處飛來。"夫人聽后認為不如改為:"泉自冷時冷起;峰從飛處飛來。"兩人相與大笑。

            數日后曲園次女來,聽其父母作答聯事,亦題一聯:"泉自禹時冷起;峰從項處飛來。"曲園驚問:"上聯還可,禹時洪水泛濫,經大禹疏導治水,水勢平復,此泉于此時冷起亦可。但下聯這&lsquo;項&rsquo;字不知何指?"次女答:"若不是項羽將此山拔起,怎能飛來?"原來她借用項羽在垓下吟唱"力拔山兮氣蓋世"之句,可稱巧妙。
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