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蘇東坡判案冷泉亭

        編輯:性恩行者 日期:2009-04-29 04:19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前后兩次到杭州當過父母官,一次是在宋神宗熙寧四年(1071),出任杭州通判;另一次是在哲宗元祜四年(1089),擔任杭州知事。盡管蘇東坡是被貶到杭州來的,但他并沒有因此而失意。因當時的杭州,人間天堂的美名早已揚遍九州,能貶到杭州來做父母官,蘇東坡感覺并不壞。江山故舊,所至如歸。他一到杭州就寫道:

            未成小隱成中隱,可得長閑勝暫閑。

            我本無家更安往,故鄉無此好湖山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倒能隨遇而安。不過,杭州確實不比他的故鄉四川差。這里不僅有美麗的湖光山色,更有佳茗佳人??ねふ砩峡煽闯鳖^,山寺月中可尋桂子。一湖碧水,無論晴晴雨雨,無論陰陰陽陽,在他的筆下,都是美的。在諸多吟詠西湖的詩中,還是蘇東坡的那一首絕妙:

            水光瀲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

            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第一次到杭州,當的是助理官員,除了會審訟案外并沒有太多責任。他非常討厭審理訟案,因他知道被捕的人大都是違犯新政法律的小民,而他根本就是反對新法的,為此他感到很無奈。好在,公事之余,可以游山玩水。杭州的山水之美,令他流連陶醉。湖上泛舟,除了文友,還有歌姬相伴。湖山景美,身邊人艷,人景交融,詩人的詩心與詩眼就都活了起來。除了湖上與市中心,蘇東坡還常到山林或寺院去走動。蘇東坡喜歡與和尚及歌姬來往。當時的大通禪師非常圣潔,據說若有誰要單獨見他,必須先行沐浴。女人當然是不準入他方丈之內的。蘇東坡有意想破一破他的清規戒律,有一天,帶了一位歌女妙姬前去見他,并向他行禮。大通禪師對他的無禮感到非常生氣。蘇東坡說:師父,你若能把念經用的木魚借給歌女妙姬一用,我馬上寫一首道歉詩,讓她唱出來,如何?"

            大通禪師便把木魚給了妙姬。蘇東坡當即寫下一首小詞交給妙姬唱出來:師唱誰家曲,宗風嗣阿誰,借君拍板與門槌,我也逢場作戲莫相疑。溪女方偷眼,山僧莫皺眉,卻愁彌勒下生遲,不見阿婆三五少年時。

            大通聽著單口相聲般的唱詞,禁不住笑出聲來。蘇東坡走后,他對旁人說:我聽了一堂生動的佛學課。

            靈隱是蘇東坡喜歡去的地方。他經常坐在冷泉亭上判案子,判完案子,就在那兒喝酒吟詩。每次去時,必帶上幾個隨從。一到亭子里,他便令牘吏擺上桌椅筆墨,攤開卷宗,開始判決公案。蘇東坡豪放不羈,才思敏捷,若遇急切的公務,絕不拖延,立刻與人分爭辯訟,邊判案子邊談笑,判案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!公務一完畢,蘇東坡就令人馬上撤掉公文案卷,擺上酒菜,與手下牘吏共飲同酌。飲至酒酣耳熱,詩興大發,直到暮色降臨,才戀戀不舍地打道回府?;氐匠侵?,已是萬家燈火,且每次回來時,因喝了酒,往往弄得興師動眾,引得許多城中百姓來看。他們并不討厭這位父母官,相反,他們非常喜歡他,都想爭睹他的風采,其豪情逸致就在百姓中傳開了。有一次,蘇東坡在冷泉亭上判一樁靈隱寺僧的案子。靈隱寺有一和尚名叫了然,不守寺規,常到妓院走動,愛上了一位名稱秀奴的妓女。后來他錢財用盡,衣衫襤褸,秀奴就不肯見他了。那天喝了酒,了然去找秀奴,吃了閉門羹,就強闖進去,秀奴不從,了然就把她打死了。于是他被控殺人。官吏審問他時,發現他的臂上刺了兩句詩:但愿生同極樂國,免教今世苦相思。調查完畢,物證送到蘇東坡手中。蘇東坡一看,頗覺好笑,便寫詞一首:

            這個禿奴,修行忒煞,云山頂上空持戒,只因迷戀玉樓人,鶉衣百結渾無奈。毒手傷心,花容粉碎,色空空色今安在,臂間刺道苦相思,這回還了相思債。

            殺人和尚被押赴刑場處決。蘇東坡用俚語寫成的滑稽詩卻一直在民間口耳相傳,平添了這位怪詩人的許多佳話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題寫靈隱寺的詩不少,且篇篇冠于眾詩之首,如《靈隱前一首贈唐林夫》: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前天竺后,兩澗春淙一靈鷲。

            不知水從何處來,跳波赴壑如奔雷。

            無情有意兩莫測,肯向冷泉亭下相縈回。

            我在錢塘六百日,山中暫來不暖席。

            今君欲就靈鷲居,葛衣草履隨僧疏。

            肯向冷泉作主一百日,不用二十四考書中書。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的壑雷亭一名就取自蘇東坡這首詩。而蘇東坡的《游靈隱寺得來詩復用前韻》一詩,則反映了當時靈隱寺的規模與盛況:

            君不見,錢塘湖,錢王壯觀今已無。

            屋堆黃金斗量珠,運盡不勞折簡呼。

            四方宦游散其孥,宮闕留與人間娛。

            盛衰哀樂兩須臾,何用多憂心郁紆。

            溪山處處皆可廬,最愛靈隱飛來孤。

            喬松百丈蒼髯須,優優下笑柳與蒲。

            高堂會食羅千夫,撞鐘擊鼓喧朝晡。

            凝香方丈眠氍毹,絕勝絮被逢海圖。

            清風時來驚睡余,遂起羲皇傲幾遽。

            歸時棲鴉正早逋,孤煙落日不可逋。

            《立秋日禱雨宿靈隱寺同周徐二令》一詩更是道盡在百重案堆之余,難得在靈隱寺中閑眠一宿,躺在床上,回想往事,時而百感交集,時而心緒茫然:

            百重堆案掣身閑,一葉秋聲對榻眠。

            床下雪霜侵戶月,枕中琴筑落階泉。

            崎嶇世味嘗應遍,寂寞山棲老漸便。

            唯有憫農心尚在,起占云漢更茫然。

            《八月十七日天竺山送桂花》則是一首抒心遣懷之作:

            月缺霜濃細蕊干,此花原屬桂堂仙。

            鷲峰子落驚前夜,蟾窟枝空記昔年。

            破械山僧憐耿介,練裙溪女斗清妍。

            愿公采擷紉幽佩,莫遣孤芳老澗邊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經常把公事與游覽結合起來,游覽之中不忘自己父母官的責任。深秋的一天,蘇東坡約了幕僚同去北高峰觀峰頂的磚塔。他們備了食物,準備在峰頂用餐。正當他們玩得高興的時候,忽有鐘聲悠悠傳來,有一小寺廟忽隱忽現地出現在山林間。蘇東坡走進廟里,發現一位耳聾的老道人,身體得病,生活極為艱難,時有斷炊之虞。他想:此次一游,下次不會再來了,便把帶去的一匹布留給了老道,并作詩《游靈隱高峰塔》一首道:

            言游高峰塔,蓐食治野裝。

            火云秋未衰,及此初旦涼。

            霧霏巖谷暗,日出草木香。

            嘉我同來人,久便云水鄉。

            相勸小舉足,前路高且長。

            古松攀龍蛇,怪石坐牛羊。

            漸聞鐘磬音,飛鳥皆下翔。

            入門空有無,云海浩茫茫。

            唯見聾道人,老病時絕糧。

            問年笑不答,但指穴藜床。

            心知不復來,欲歸更傍徨。

            贈別留匹布,今歲天早霜。

            從詩中可以看出,蘇東坡面對這個貧病交加的老道,再也灑脫不起來了,從心里流溢出的是對老人的關切與愛護。仔細想想,以后是再也不會攀爬北高峰了,眼前的這個老道人如此清苦,怎么辦?"贈別留匹布,今歲天早霜。話語樸素,卻流露出這位父母官的善良與同情之心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兩次來杭州理政,使杭州百姓得惠不少,據《靈隱寺》載:"……杭大旱,饑疫并作。公請于朝免上供米三之一。復賜僧度牒易米以救饑者。明年春,又減價糶常平米多作壇粥,遣使挾醫分坊治病活者甚眾。唐刺史李泌引西湖水作六井,民足于水。自唐及錢氏歲輒浚治。宋時久廢,葑積為田,水無幾矣。蘇東坡動員民工治理西湖,自此以后,西湖水清,湖中植菱。取葑草于湖中,成一長堤,上植楊柳,遠遠望去,如仙女綠裙帶絳,儼然如畫圖,人們稱之為蘇堤。

            蘇東坡在杭州的政聲甚佳,對靈隱寺及僧眾非常友好,所以在他走后,寺僧于靈鷲山麓建了一個東坡祠,年年祭祀他。

            居杭積五歲,自憶本杭人。蘇東坡兩次來杭,前后時間加起來正好五年。他把杭州看作自己的第二故鄉,杭州人民也把蘇東坡當作自己家鄉的親人。愿東坡的詩魂常?;氐胶贾葑咭蛔?,看一看他筆下的西湖是否仍然淡妝濃抹總相宜。
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