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6ami9"><option id="6ami9"></option></th>

      <center id="6ami9"></center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      <code id="6ami9"><small id="6ami9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th id="6ami9"></th>

        古寺春秋

        編輯:性恩行者 日期:2013-10-16 09:14

        1.jpg

            位于西湖靈隱山麓的靈隱寺,為杭城最早的古寺,也是中國佛教禪宗十大古剎之一,創建于東晉咸和元年(326),距今已有1670多年了。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的創建,頗具傳奇色彩。前章已經提到過,印度僧人慧理從中原云游入浙,登臨靈隱山時,見山中一峰似曾相識,說:"此乃天竺靈鷲山一小峰,不知何代飛來?佛在世日,多為仙靈所隱。"遂在飛來峰下卓錫建寺,連建五剎:靈鷲、靈隱、靈山、靈峰、靈順。除靈隱之外,其他四寺或廢或更,均已不存。寺院初創之際,佛法不盛,一切禪林規制,初具雛形。僧不甚眾,游客清淡,香火寂寥。所以劉宋智一法師住持時,因寺院法務清淡,有足夠的時間來嘯聚群猴, 自稱猿父,與之玩耍竟日。

            到了南北朝時,佛界喜得福音,門閥士族竭力提倡佛教,信奉佛法,廣建浮屠。當時南齊的竟陵王蕭子良與梁武帝蕭衍等都大力推崇佛教。梁武帝天監三年(504),蕭衍下詔"舍道歸佛",將佛教奉為國教,隨即大興土木,建寺立塔。一時間,佛剎林立,出現"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臺煙雨中"之盛況。杭州為南朝屬地,自然就出現了不少佛寺。古人云:上有所好,下必從之?;实蹛鄯鸾?,便會到處見到寺院,聽到梵唄鐘聲。當時,在杭州,就建有天真寺、凈空寺、東林寺、建國寺、發心寺、孤山寺等,還有許多俗家居士,舍宅建寺,供奉香火。靈隱寺也得到了梁武帝的青睞,賜田擴建,規模粗具,香火漸盛。不過,這樣的好時光不長,至北周武帝年間(561-578),一度宣布廢佛,并下令僧徒還俗,焚燒法器佛典,將寺廟充作公產。盡管這次法難對北方寺院打擊很大,南方寺院稍好,但也不能說沒有絲毫影響。有些膽小的僧人,風聞法難之聲,便悄悄溜走,還俗的還俗,隱居的隱居,致使靈隱寺陷入冷落荒寂之中。

            隋文帝仁壽二年(602),隋文帝不但恢復佛教,還派僧人慧誕法師來杭弘揚佛法。在靈隱寺前飛來峰與蓮花峰之間的棧道,建神尼舍利塔(后傾圮)。到了唐代,靈隱寺宇已具相當規模。唐朝茶圣陸羽的《靈隱寺記》載:"晉宋已降,賢能迭居,碑殘簡文之辭,榜蠹稚川之字。榭亭巋然,袁松多壽,繡角畫拱,霞暈于九霄;藻井丹楹,華垂于四照。修廊重復,潛奔潛玉之泉;飛閣巖曉,下映垂珠之樹。風鐸觸鈞天之樂,花鬘搜陸海之珍。碧樹花枝,舂榮冬茂;翠嵐清籟,朝融夕凝。"

            陸羽,唐肅宗時人。當時他為了撰寫《茶經》,考察茶山,曾寓居過靈隱。他還寫過《二寺記》:"南天竺,北靈隱,有百尺彌勒閣、蓮峰堂、白云庵、千佛殿、巢云亭、廷賓水閣、望海閣。"可以說,陸羽的記載是非??尚诺?,當時,靈隱寺的規模已非常了得。寺宇的規模一大,天下高僧云集。唐長慶時(82l824),靈隱寺僧道峰專修"華嚴宗",他常在靈隱寺本山和杭州各寺之間講經說法,信徒甚眾。據白居易《華嚴經社石記》載:唐長慶二年(822),道峰在龍興寺開講《大方廣佛華嚴經》時,聽眾達數千人之多,盛況空前。

            華嚴宗也名"賢首宗",以其創始人唐僧法藏受賜"賢首"之號,故名。該派以《華嚴經》為主要經典,認為佛教由淺入深可分五個層次:小乘(即聲聞小乘教)、始教(即大乘初階)、終教(即大乘終階)、頓教(頓超頓悟法門)、圓教(圓滿無缺無礙之理淪)。又以"六相"、"十玄"、"三觀"作為基本思想。闡發了《華嚴經》有關"法界緣起、理事無礙、事事無礙、無盡圓融"的教義,并以"圓融無礙"作為最高的認識境界。該教融入儒、道思想,調和了佛教內部各派之間的矛盾。當時的靈隱、天竺諸寺,皆奉華嚴宗,一時間,宗風甚熾。

            繼北周武帝毀佛之后,唐會昌五年(845),發生了佛教史上再一次大規模的"會昌法難"事件。唐武宗力主排佛廢佛并禁佛。靈隱寺噩運難逃,寺毀僧散,鐘寂煙滅。其后,稍作恢復,然一時難成氣候,僅延香火而已。到了吳越王錢镠時,情況大有改觀。相傳,錢氏寒微之時,初奉道教,后遇高僧法濟,對他說"他日獨霸吳越,當須護持佛法。"并勸他:"好自愛,他日貴極,當以佛法為主。"他對法濟禪師十分尊重,"見必跪拜,檀施豐厚,異于常數"。法濟圓寂時,他親自撰寫贊詞并親執喪禮,追謚為"建初興國大師"。臨終時,錢氏又告誡他的兒子:"吾昔自徑山法濟示吾霸業,自此發跡,建國立功,故吾常厚顧此山焉!他日汝等無廢吾志。"于是,錢氏三代五王始終奉行"信佛順天"之旨,使得杭州城鄉,遍布寺院。寺與寺之間,梵音相聞,僧眾云集。據史書記載:"吳越國時,九廂四壁,諸縣境內,一王所建,已盈八十八所,含十四州悉數數之,不勝舉目矣。"吳越寺廟"倍于九國",擴建創建的寺院有史可據的就有二百余所。在杭州的歷史上,吳越時期,吳越王"以有土有民為主,不忍興兵殺戮",保境安民,休兵樂業。清明向上的"吳越之治",使杭州成為東南地區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,更是佛教文化的中心。吳越時期的摩崖石刻,佛像塑造、佛經雕刻特別豐富,寺宇園林、佛塔經幢隨處皆有。學佛習禪之人日漸增多,佛門禪壇的詩詞文章層出不窮,靈隱寺再一次佛光重現。后漢天福十二年(947),吳越王錢弘仿曾擴建靈隱寺為九樓、十八閣、七十二殿。一時間僧眾三千之多,常有異邦僧侶前來取經。后周顯德七年(960),他又從奉化請來高僧延壽主持靈隱寺,新建僧舍五百余間,建石幢二座。東建百尺彌勒閣,西有祗園,共有殿宇房舍一千三百余間,廊廡曲折縈回,自山門左右連接方丈,稱寺為"靈隱新寺"。從宋初文學家羅處約的《重修靈隱寺碑記》可以看出,那時的靈隱寺建筑精美,環境清幽,內部裝飾非常華麗,寺容極為莊嚴。蘇東坡《游靈隱寺》一詩中有"高堂會食羅千夫,撞鐘擊鼓喧朝晡"之句,可以想見靈隱寺在那時的空前盛況。唐人司空曙《靈隱寺》曰:

        春山古寺繞煙波,石磴盤空烏道過。

        百尺金身開翠壁,萬龕燈焰隔煙蘿。

        云生客到侵衣濕,花落僧前覆地多。

        不與方袍同結足,下歸塵世定如何。

            詩中的"百尺金身""萬龕燈焰",足以說明當時靈隱寺寺容之偉,規模之大。文人雅士紛至沓來,與僧侶結成方外之交。身處塵世久了,身心疲憊不堪,偶爾到寺院走一走,便會像白居易說的那樣"我來恍入金天界,三伏蒸炎半點無",宋戴復古也有"生無適俗韻,老欲結僧緣"之句,頗能道明世俗中人暫避塵世之想與偶得清靜之望。

            宋真宗景德四年(1007),改靈隱寺為靈隱山景德寺。天禧五年(1021),真宗賜名"景德靈隱禪寺"?;适覍`隱寺非常重視,仁宗天圣二年(1024年?),章懿太后賜脂粉錢九千五十四貫給靈隱寺,作為修茸寺廟之用。后又因靈隱寺齋僧施粥的需要,于天圣八年(1030),將位于杭州、秀州(今嘉興)兩地良田一萬三千余畝,賜與靈隱寺作為廟產。景佑二年(1035),住持延珊將鑿制于開寶二年(969)置于吳越王家廟奉先寺(現已廢)的經幢兩座移至靈隱寺天王殿前?;视釉?/span>(公元1049),賜御繡《觀音心經》二卷、《回鑾碑》及飛白黃羅扇等御用之物。慶歷年間,丞相韓琦、參政歐陽修等奏賜契嵩所著書《傳法正宗定祖圖》、《傳法正宗記》、《傳法正宗論》三書(合稱《嘉佑集》)和《輔教篇》等入藏。宋仁宗準奏下旨傳法院編入《藏經》,并賜契嵩"明教大師"的稱號。契嵩是北宋云門宗的名僧,主張融合儒釋兩教,以佛教"五戒"、"十善"會通儒家的"五常"。他著有《原教論》一書,竭力反駁排佛者,以"原教論明,儒釋一貫"的立論,來維護和闡發佛教教義,強調佛儒兩家都以"教人為善"為宗旨,"相資善世",受到朝野上下的一致敬重。自此之后,靈隱寺名聞遐邇,海內外佛教信徒紛紛前來探求佛法。當時的靈隱寺已成天下禪宗圣地。蘇軾任杭州知事時,政暇之際,常到靈隱寺休閑賦詩,不但將白居易所書"冷泉"兩字之后補上一個""字,還寫了許多有關靈隱寺的詩句,其中《留題靈隱寺方丈》一詩,描繪了當時靈隱寺晨鐘暮鼓、香火鼎盛的寺廟盛況:

        溪山處處皆可廬,最愛靈隱飛來孤。

        喬木百丈蒼髯須,擾擾下筆柳與蒲。

        高堂會食羅千夫,撞鐘擊鼓喧朝晡。

        凝香方丈眠氍毹,絕勝絮被縫海圖。

            南宋建都臨安(今杭州)。宋高宗為?;饰?,偏安東南一隅,不思迎回被金人擄去的徽、欽二帝,卻大力宣揚他的"孝道",將一些名剎梵宇改為祀廟齋宮,把凈慈寺改名為"報恩光孝禪寺"。并于紹興五年(1135),將靈隱寺改為"靈隱寺崇恩顯親禪寺"。高宗和孝宗時常到靈隱寺進香,閑暇之際,揮灑翰墨。宋理宗把顯親禪寺原有的大雄寶殿改名為"覺皇殿",另外賜書"妙莊嚴域"四字。宋寧宗嘉定年間(1208-1224),評定浙江禪院,徑山為第一,靈隱次之,凈慈又次之,寧波天童寺又次之,阿育第五。宋孝宗乾道三年(1167)二月,詔令每年四月初八佛誕日賜帛五十匹于禪寺。乾道六年(1170),賜靈隱寺住持慧遠號"佛海禪師"。乾道八年(1172),宋孝宗親臨靈隱,宣慧遠奏對,又賜號"瞎堂禪師",改法堂名為"直指堂",又賜瞎堂禪師"直指堂"印。

            紹興二十八年(1158),靈隱寺仿凈慈寺建"田字殿",塑五百羅漢。一時間,杭嘉湖地區盛傳"數不清的靈隱羅漢"。在元一代,共90余年,靈隱寺有建有毀。元武宗至大元年(1308),宋理宗賜號的"覺皇殿"蠹朽傾頹,由寺僧慈照、住持正傳與平章張締重修,歷時四年,于元仁宗皇慶元年(1312)竣工落成。元順帝至元四年(1338),竹泉法林禪師自凈慈寺遷往靈隱,一度宗風甚熾,朝廷授其金斕衣。不久,因他長期云游會稽山中,行院具疏奏請朝廷下旨并多次請他回歸靈隱。他勉強答應住了三年,就退居了幻庵。元順帝至正十九年(1359),寺毀于兵火,損失慘重。盡管住持輔良于至正二十三年(1363)重修,但僅建了方丈室與伽藍堂,靈隱寺的盛況已不再,曾經有過的"食羅千夫"、"撞鐘擊鼓"的盛況已成過眼煙云,靈隱寺的衰落于元代初露端倪。

            大家都知道明太祖朱元璋曾經是一介僧人,所以朱元璋定都金陵(今南京)后,就詔今天下舉薦佛門高僧,召開了"無遮大會"。靈隱寺為江南名剎,自然派了不少僧人前往參加。洪武三年(1370),明太祖把靈隱寺住持見心復來召至京說法,轟動朝野,四眾歸敬。明太祖親封他為"十大高僧"之一,授以金斕袈裟,并命他撰"正心"、"崇本"、"觀道"、"敬賢"四箴。后因胡唯庸案牽連而被下獄殺害。

            明代初創之時,崇尚佛法,不久,就以整頓為名,對各寺廟采取種種限制的措施。靈隱寺僧怕"法難"慘劇再一次降臨,便主動把宋時朝廷所賜的杭、秀(今嘉興)兩州廟田一萬三千畝交還朝廷,以免滅頂之災。靈隱寺僧的這種做法,深得明太祖賞識,所以他把其中的部分田地賜還給靈隱寺。洪武三年,靈隱寺失火,損失較重。洪武十七年(1384),住持慧明重建了覺皇殿,改寺名為"靈隱禪寺"。因一時資金不足,佛殿內的佛像直到永樂元年(1403)才增塑完畢,由僧善才募施裝修大佛諸天及諸供具。覺皇殿總是多災多難,至宣德五年(1430),覺皇殿再次毀于火。宣德七年(1432),由住持曇纘建左右翼門和面壁軒,繼由住持良階重建覺皇殿。據說,殿中有丈余長的拜石,刻有花卉鱗甲文,工巧如畫,精美異常。但整個殿宇,部分堂室已圮廢糜朽,舊觀實難重現。

            明正統十一年(1446),寺僧弦理建直指堂,堂額為張即之所書。這時,寺內已恢復建有彌勒閣、蓮峰閣、千佛殿、延賓水閣、望海閣及白云庵、松源庵等,稍具舊時規模。隆慶三年(1569),靈隱寺全寺均毀于雷火,僅剩直指堂。其時正值??芗姅_,無暇顧及,寺僧德明等欲圖復興,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萬歷十年(1582),才由吏部尚書張瀚、司寇陸光祖等迎如通法師做靈隱住持。至即講經,信施頗豐。萬歷十一年(1583)冬開始重修靈隱寺,歷五年而成。大殿仿唐而建,用平頭柱四十八,石柱十六,改覺皇殿為"大雄寶殿"。寺成后,如通禪師"開講說法,士庶云集"。萬歷十八年(1590),如通又和僧祓穢重建理公塔,并在正殿塑五百羅漢涌壁。在彌勒閣舊址建三藏殿,其后為直指堂、方丈室。方丈室左為妙應閣,右為選佛齋,張瀚為之撰記。萬歷二十八年(1600),由司禮監孫隆進行修葺,并在三藏殿中置輪藏以奉藏經,計六百三十八函。輪藏之左為藥師燈藏,計四十九燈;輪藏之右為水陸像藏,共一百二十五軸。到了崇禎十三年(1640),靈隱寺又遭災禍,全寺失慎于火,除大殿、直指堂等殿幸免于難外,其余悉付祝融之口。其時,昭慶寺與上天竺也焚于火,似乎那段日子,祝融氏心情十分惡劣,大有"逢寺便吐火舌"的味道。

            靈隱寺到了明末清初,已成一"苔寮蘚壁"的破敗慘狀。那時,靈隱寺建立了"房制",共有二十四房。"房制"就是把各院落分作私人產業,一切收支及招收僧徒等事,外人不得干預。靈隱寺住持,由各公房推選,看上去儼然成了一個部落,世俗之味濃重,而道風自然就無從談起了。各房除了公事,其他的事都自顧自的,誰也無心修復寺院殿堂。當時的住持是豁堂禪師,他自幼在靈隱寺出家,受戒后,遍參名師,得法于三峰法藏禪師,由各公房推舉當了住持。他把自己的方丈稱作"破堂"。面對滿寺零落殘敗、風雨飄搖的凄涼景象,豁堂禪師自知難以使靈隱寺起死回生,便請在揚州弘法的深交具德和尚來重興靈隱古剎。

            具德和尚法名弘禮,是三峰法藏法師的嫡嗣,天童密云法師的法孫,為臨濟宗三十二世,不管到哪兒開堂說法,均受到僧眾信徒的歡迎?!鹅`隱寺志》載:"道風廣被十座道場,位下法從動以千計。"清順治六年(1649),具德和尚仔細地核查了明末如通和尚修造靈隱寺舊籍,共花銀八萬兩。而到具德和尚時,工料價格倍增,沒有百萬銀子下不來。眾僧竭力反對。具德和尚力排眾議,歷盡千辛萬苦,花了十八年,終于使靈隱寺面貌煥然一新。靈隱寺大雄寶殿上梁之日,前來觀看的人達十多萬! 《靈隱寺志》載:"自建造以來未見若斯盛者也!"

            具德和尚修復后的靈隱寺規模非常之大,共建成"七殿"、"十二堂"、"四閣"、"三樓"、"三軒"等。

        七 殿: 天王殿、大雄寶殿、輪藏殿、伽藍殿、金光明殿、大悲殿、五百羅漢殿。

        十二堂: 祖堂、法堂、直指堂、大樹堂、東禪堂、西禪堂、東戒堂、西戒堂、齋堂、客堂、擇木堂、南鑒堂。

        四 閣: 華嚴閣、聯燈閣、梵香閣、青蓮閣。

        三 樓: 響水樓、看月樓、萬竹樓。

        三 軒: 面壁軒、青猊軒、慧日軒。

            另外,還仿凈慈寺建有"五百羅漢殿",也稱"田字殿",共五十四間,建于西禪堂下?!逗奖阌[》卷五記載:"法像小于凈慈,而完好過之。"除此以外,尚建有雙桂室、香積廚、圃室,浴室、各寮房公所等。同時,寺里寺外,廣植樹林,稱為"玉樹林"。梵宮莊嚴華麗,時譽"東南之冠"。具德和尚慘淡經營十八年,使得靈隱寺"法席一新,建置甚盛"?!鹅`隱寺志》稱:"雖曰重興,實同開創。"王益朋在《重修靈隱寺碑記》里盛贊靈隱寺:"錢塘三百六十寺,未有先此者也。"后人評說靈隱寺歷史,說"理公為祖,延壽為宗,具德中興",可見這三人名望均很高。具德和尚可以說是一個改革家,經過他的十八年努力,終于使靈隱寺的積弊盡除,禪風重振,時人皆稱靈隱寺為"東南第一山"。不過,靈隱寺有這一天,還得感謝豁堂禪師,如果當初沒有他慧眼識高人,把具德和尚請到靈隱寺來重整禪院,恐怕"東南第一山"的美譽還沒這么早就能得到。

            繼具德和尚主持靈隱的是晦山和尚。據《靈隱寺志》載:晦山和尚具大才,未出家時,與吳梅村先生為同窗好友,文名甚著。明甲申(1644)春,他聽說李自成破京,崇禎殉國,就慟哭焚書,無意于仕途?!鹅`隱寺志》載曰:"以金剛王寶劍斬斷葛藤,于千華老人處受具,于具德老人處傳法印。"他曾當過幾個大叢林的方丈,著《鍛煉禪人說》十三篇,為諸方所欽仰。住持靈隱寺后,不改故常,建飛來峰碑坊、具德和尚慧日塔院、普同塔三座,以補未備。但晦山和尚的功跡尚不在此。他主要的功德在開示后人,得正法眼藏?!鹅`隱寺志》記載"每結制一七之期,必有數人省發正法眼藏之利益。學人有如此滹沱絕學,重開生面,以大展具老人未竟之緒,靈隱重興,固不在殿宇鼎新已也。"意思是說,具德和尚因把主要精力花在重振靈隱寺的建筑上,而很少有時間去開示后人,而晦山和尚正好彌補了具德和尚想做而沒時間做的事情,其功甚偉!

            據《云林寺志》記載: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9),康熙帝南巡杭州時,駕幸靈隱寺。當時的住持是諦暉,請康熙皇帝題一塊匾額??滴跤H書"云林"二字,靈隱寺遂改名為"云林禪寺"。之后,康熙皇帝在三十八年(1699)、四十二年(1703)、四十四年(1705)又三至靈隱,均有記游詩文留下。

            清雍正六年(1728),由總督李衛重修大雄寶殿、天王殿及諸堂宇樓閣等。雍正十一年(1733)六月初二日,頒帑金五百兩,齋僧二千人。

            乾隆初年,住持巨濤,嗣法諦暉,博涉群書,于佛學造詣頗深,為朝野所重。當時的光祿少卿揚州的汪應庚來游靈隱,與巨濤一見如故,捐資重修大雄宅殿及其他殿、堂、閣、軒、樓、亭等數十處,又補飾五百羅漢,修理合澗橋、龍泓洞、鷲峰徑等,總共用去二萬余兩銀子,從乾隆六年(1741)十月至乾隆九年(1744)十月,歷時三年。

            乾隆年間,乾隆帝分別在乾隆十六年(1751)、二十年(1755)、二十七年(1762)三十年(1765)、四十五年(1780)、四十九年(1784)六次駕幸靈隱,都有詩記游,刊刻于石,至今仍立在寺前碑亭之中。

            清乾隆四十一年(1776),布政使徐恕及司道各府,因靈隱寺年久失修,捐款修葺。那時,全寺僧人五百余人,食用浩繁,又無田產,糊口之糧全向居民募化而來。因靈隱寺靠近天竺,故用天竺的香火錢來貼補靈隱齋糧的不足。這個辦法得到朝廷核準,永遠遵守。四十四年(1779),因靈隱、天竺兩寺同一住持,顧此失彼,難以兼顧,只得恢復分管舊制,至今天竺每年津貼靈隱齋糧銀二千兩。這個辦法,直到民國以后才取消。

            清嘉慶、道光兩帝,對靈隱也一如既往地支持與關心,曾撥款給靈隱,作為修復與興建的費用。據載:嘉慶二十一年(1816)秋,靈隱寺毀于火。工程浩大,恢復不易,只得奏請朝廷,特賜帑金一萬兩重修。官員捐款一萬一千兩,加上富紳汪大臨、金肇新等捐資,共得銀十萬七千兩。當時的住持是儀謙,前前后后向浙西紳士募得銀二萬兩左右。這次的修復工程,開始于清道光三年(1823)的七月七日,竣工于八年(1828)的四月十六日,共用銀十三萬七千余兩,使得靈隱"還靈鷲之壯觀,復名山之勝景"。十四年(1834),阮元為浙江巡撫,對靈隱關照有加。他主持刻朱熹、翁方綱等集成,議藏靈隱,故建了"靈隱書藏"。又廣集世典儲藏其中,對書籍加以編號,制訂管理條例,并選寺僧玉峰、偶然兩人按照所訂條例來管理書籍,阮元親自撰寫"靈隱書藏"。靈隱書藏,內容豐富,有宋明教契嵩禪師的上堂槌,寶達的照佛鏡、白沙床,宋孝宗賜的直指堂印,范仲淹所遺之床,秦檜贈送的齋僧鍋,龍文拜石,沈周飛來峰圖、靈隱山畫卷,程嘉燧的冷泉亭圖,李流芳的西湖臥游畫冊、冷泉紅樹圖,宋天圣八年(1030)賜杭州靈隱山景德靈隱禪寺牒。另外,還有董其昌、密云、三峰、諦暉、巨濤、陳鵬年、翁方綱、胡高望、王時敏、張照、梁同書、白松麟、石韞玉等人墨跡。

            清咸豐十年(1860),太平軍入杭州,大多寺宇被毀,靈隱寺僅存天王殿與羅漢堂。靈隱書藏中的珍貴藏物大量流入民間乃至湮沒。

            自此之后,住持是貫通,他是天竺法鏡寺僧,到了靈隱寺后重修聯燈閣、大寮、庫房等房屋,于光緒三十四年(1908)圓寂。繼貫通法師做住持的是昔征和尚,他在靈隱寺住持十年,曾得到盛宣懷的護持,于宣統二年(1910)重建大雄寶殿,高十三丈五尺。建殿木料是清廷從美洲購買而得,原系修理頤和園的,因時局不穩,無法整修,故而南運杭州,修建靈隱。這是靈隱寺在民國以前的最后一次整修。

            民國6(1917),又建大悲閣。之后住持是心融法師,毫無建樹。民國9(1920),慧明做住持,他自己以脫略著稱,將全寺事務交由監院卻非打理。民國19(1930),慧明示寂,卻非繼任,銳意整頓,重修翠微亭、春淙亭并天王殿,使寺宇舊貌換了新顏。

            民國25(1936)冬,羅漢堂失火被毀,前代所遺之物,僅存天王殿中的木刻韋馱像了。民國26(1937)11月,日本侵略軍進入杭州,市民逃難到靈隱與天竺。經十字會設難民收容所于靈隱,收容難民五六百人,嘈雜無序,慘不忍睹。當時靈隱寺內的客堂、伽藍殿、梵香閣及東山門,都因難民夜半失戒于火而被毀。

            卻非和尚眼見處境艱難,暫去上海避世。寺廟無主,情形更見窘迫,寺僧無以為炊,常露饑餓之色??箲鸾Y束后,卻非和尚返回靈隱寺,雖說退居二線,然仍主操寺務,于1948年冬圓寂。

            解放之后,由于靈隱寺大殿遭受白蟻蝕蛀,大殿正中部分倒塌,佛像被壓毀。1952年夏,由民政廳組成"杭州市靈隱寺大雄寶殿修復委員會"主持修復工作,由政府撥款,經兩年多時間,大殿終于竣工。有關大殿佛像的塑造問題,也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自批示。

            50年代時,靈隱寺的住持是大悲法師,他率領寺僧參加土改、鎮反、抗美援朝三大運動,將百畝土地交公,并廢除"子孫制"等不合理制度,實行"十方叢林制",整飭寺院戒律,并要求寺僧誦經學佛,銳意進取,一改以前寺僧散漫習氣,使靈隱寺走上了健康發展的道路。十年浩劫之初,一股破"四舊"的狂風震撼著宗教界,靈隱寺受到極大的威脅,所幸周總理得到這個消息后,發來"靈隱寺暫加封閉"的電報,才使靈隱寺逃過大劫,得以保存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 1975年,因接待國賓需要,經國務院批準,于當年11月開始進行全面整修,共耗資一百三十余萬元。寺內佛像,全部貼金,石塔與經幢等進行保護性整修,并對飛來峰造像進行修補。這項修復工程于1980年結束。雖說寺宇重修,但這段時期,""的思想影響仍很嚴重,寺廟中反映出不少與寺規不相符合的問題,如寺廟只能作一般的瀏覽景點,不舉香火,不準跪拜,嚴重影響了名剎的形象。此時,大悲法師已經圓寂,繼他上任的是塵空法師,然因寺內大多僧眾被遣散回了原籍,一時間變得寺大僧少,只得設法找回原有的一些僧人,但那些僧人仍心有余悸,顧前瞻后,不安心于寺廟,弄得寺內規制松弛,宗風不振。加上寺內經費沒有來源,生計維艱。

            改革開放后,宗教政策深入人心。靈隱寺的面貌也為之一新。1982年,實行"雙軌制",對外有"十方叢林制",內部實行民主管理,成立寺廟管理委員會。經費來源方面,通過實行"門票制"(香花券),能自給自養,并能積極參加社會公益與慈善事業。1987年開始實施《靈隱寺總體規劃》(即十年規劃),在市佛教協會支持下,監院根源、繼云、體嚴率兩序大眾,并得到海內外眾多佛弟子的護持與關心,全面整修了大雄寶殿,將佛像進行了重新貼金工作。

            1998年,木魚法師出任靈隱寺方丈,他引領一些有才識的僧眾骨干,充分發揮佛教的優良傳統,按"伽藍規制",縱深布局,完善古剎的莊嚴氛圍,重建了藏經樓。清浙江巡撫阮元在靈隱寺建立"靈隱書藏"實際上是我國最早的公立圖書館,可惜該樓毀于太平天國戰火。時隔一百四十余年,新建的藏書樓規模更大,藏經更加豐富,品位之高,前所未有。與此同時,重建了羅漢堂。

            2007年,光泉法師住持靈隱寺后,加強寺院管理,推進慈善公益事業發展,大力弘揚佛教文化建設,使靈隱寺以更加嶄新的面貌煥發出了新時代的風采。光泉法師于2011108日正式榮膺靈隱寺方丈,并舉行了隆重的晉院升座法會,千年古剎,一朝名藍得主;法門重光,靈隱法席相續。

            從慧理禪師開山至今,靈隱寺已有1670多年的歷史了。在這漫長的歲月中,幾度風雨,幾度春秋,風霜雨雪搏激流。寺宇可毀,人心未灰!經過歷代僧人的不懈努力,靈隱寺屢毀屢建,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

        成人av 在线观看_成人av av在线_成人AV 在线